龐裕家〈義塚〉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天空在灰,風沒有吹,悶熱潮濕的感覺依附在我身上。走到這裏,雨下個不停,他們在拒絕我們的到訪,不歡迎我們嗎?若不說這裏就是傳說中的義塚,我或許會誤以為這裏只是一個涼亭或一個紀念碑。石碑上的青苔在年年月月的蔓延,是先人們要顯示他們等不到的子孫們已經十分不耐煩了嗎?

  義塚的附近雜草橫生,碑上那些紅字的油漆已經褪得可見到大理石的紋理,我依稀記得亭上有一個類似蜂巢的物體,到底是義塚打擾了蜜蜂們,還是蜜蜂們打擾了先人?

  它豎立在此,到底有多少人曾經到訪?是為了參觀,還是誠心拜祭?但亦難怪,香港人連街里老人都不想理會,更遑論乘車到這偏僻之地登門造訪?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