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浚羲〈除了居住元朗的人外〉播道書院


流浪漢


  說來頗奇怪,竟被記者訪問。由於詞窮的關係,未能完美地演繹心中的元朗,實在有點遺憾。

  除了居住元朗的人外,不管誰聽到這地都不由自主地衝出一句:「好遠呀!」元朗給人的印象就是遠,交通一點也不方便。要不然就是多好吃的,但全都不過是租金便宜而開張,並不是甚麽原有特色。我對元朗有着獨特的感覺,雖則我只來過五次上下,但我卻感覺到那種摩登現代同時又有種郊野的親切感在交錯。說得具體點,就像油塘這種未完全發展的城市,帶着西貢的郊野氣息……這就是元朗。

  記者聽了我這番話後,一隻手寫筆記;另一隻則捂着鼻,跟着點頭的節拍上下搖。此時一隻流浪唐狗走過,我手放在牠背上,由頭掃到尾巴,我獨愛元朗的狗——比較親近。我對元朗的印象應該是來自狗吧,一個滿街流浪狗的摩登城市,就是元朗的味道。

  那記者走後,我也向着輕鐵站走了,此地不宜久留——元朗的街道錯綜複雜,是個迷宮——要不然又會迷路。我混在人羣裏,躲過票務員的眼光走進車廂,低着頭把自己鑲在狹窄的座位,心想着下個目的地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