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縈〈一把雨傘的自述〉英華女學校


  滴答……滴答……今朝的晨雨把我從夢中打濕。那麼久了,我可終於醒過來了。喔,為何我的心卻是如此梗塞?

  主人的手牽着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暖着一顆永遠守護着她的心……我的臉忽地一紅。七年零九天的沒見,你可曾在睡夢中睹見過我,可聽見我啜泣,可瞧見一對閃着淚痕的眼睛麼?

  那日,我是一把被遺棄而殘缺不堪的傘、一把在堆填區等死的傘——直至主人的出現——那時的她還是一個小女孩——一個髒髒的、頭髮散亂的,卻令我一見鍾情的女孩。那張秀麗而純真的臉孔向我細細注視、細細察看,然後一蹦一跳地走回家。我目送她遠去,直至她玲瓏的背影消失在日落之後。我的心登時沉澱到無底深淵中。我怕她一去不復返。

  翌日,她回來了,特地回來尋我,那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再次展現在我的眼前。

  她帶來了一條灰白色的抹面毛巾和一些閃閃發亮的小飾品。當時,我並不知道她為甚麼要把這些東西帶來;但,能夠看見她,我就心滿意足了。她悉心為我打扮,把飾品戴在我身上,又拿毛巾替我除去鐵柄上的鏽痕。我很滿足,亦充滿感激,因為,從來就沒有人那麼友善地待過我。我是個接二連三被拋棄的苦命人,只有她,才是真正愛我的。那一刻,那一切,直如夢。

  當晚,她把我從臭得令人作嘔的堆填區帶走。它晶瑩透白、吹彈可破的肌膚散發着陣陣迷人的馨香,剎時,我沉沉醉去。

  之後那些時日,主人日日夜夜與我朝夕相對,而我,也完完全全沉浸在幸福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浮現在靉靉的雲氣之上。主人的臉多歡暢、多快樂。

  直至後來,主人長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家閨秀,把我棄置在煙塵交織的黑櫃裏。但我對她沒有一絲、一毫、一縷的怨恨。我對她的愛從不變改。我對她的眷顧比海更深、比長空更闊。

  今早醒來,恍如隔世。只是,我的熱血奔騰似乎都突地停頓成寒冰冷雪。我的心瘋狂地抽搐、絞痛着。昔日的小女孩無影無蹤,眼前的她陌生而冷漠、遙遠而難以捉摸。城市中營營役役的生活,早已把她純真的舊殼淹沒了。逝去的童真和歡笑,遍尋不獲,曾經的美麗不再。如今,呆呆看着她,我們之間好像無聲無息的多了一層隔閡,那天真的小酒渦不知去向,我的心亦多了一陣說不出的難受。

  七年零九天的煎熬,刻骨銘心的相思成全了我,讓我見她最後的一面。瞧,主人的臉多憂鬱、多憂愁。

  摯愛的主人,讓我送你匆匆的一程。亦是最後的一程。

  蕭蕭的冬風和冷冽的暴雨盡情地搜刮着我、摧殘着我。臉上淒冷冷的一道冰涼,究竟是天上墮下來的雨水,還是……我的淚水?

  送完這匆匆的一程,你便把我扔進街邊的垃圾桶。輾轉之下,我是否又要回到那噁心,卻又充斥着我倆美好回憶的堆填區?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