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旻鋒〈元朗明渠〉伊利沙伯中學


  我站在通往元朗明渠兩側的天橋上,腳踏著流水孱孱的明渠,一望無際……

  放眼遠望,是不能看到盡頭的;但如果要乘小船像魚兒游到遠方,就會沿着山貝河直接到達大海。河水時而水漲,時而水退。緩緩流去,川流不息,不曾間斷。

  渠道裏,是不同凡響的棲息地。水龜、蝙蝠、白鳥和許多魚類,住在明渠內,到處走,到處爬,到處游,到處飛,生活多姿多彩。當洪水暴發,動物都紛紛躲避,走進洞裏、飛到橋上、游至上游;當水退後,動物又出來了,回復生機,渠道裏充滿生命力。

  「兩岸」風景是不一樣的世界。這道行人天橋,把兩邊連起來,令行人能通個,俯視着明渠,看到四面的風景。沒有了橋、沒有了路,渠道就像銀河,把牛郎和織女隔開;又像鴻溝把天下平分成兩份,一邊給劉邦,另一邊給項羽。

  明渠兩邊風景不一,這邊是正在發展的大商場,另一邊是古色古香的舊墟。

  元朗經過時間的磨煉後,今非昔比,面目全非,只有零星的建築物還屹立不倒。河啊河,我們該做甚麼啊?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