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妙程〈回家〉 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

  家,是一個多麼溫馨的字眼,提起家,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家,是一盞明燈,讓我在迷失方向的時候能找到前進的道路;家,是避風的港灣,無論外面的風雨有多大,只要我呆在家裏,就一定不用擔心會受到任何的傷……家是這樣的美好,然而,我卻忘了自己離開家——調景嶺多久了。

  抱着「常回家看看」的心態,我這個已經死去近半個世紀的鬼決定「回家看看」,好好看看這個自己生活了一輩子的調景嶺:好好緬懷一番生前的人和事、好好記住我的「家」,然後投胎做人……

  到了!到了!我回到調景嶺!我回到家了!

  調景嶺的天還是一樣的藍、調景嶺的山還是一樣的綠、調景嶺的海還是一樣的水清見底……家的一切好像都沒有變化,但又好像是所有東西都變了,究竟是甚麼變了?是環境?是現實?還是我?

  為了尋找答案,我憑着腦海中的記憶,嘗試回到生前的居所。我不斷地飄啊飄、找啊找,儘管我已經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但都無法找到生前的居所,我不斷地拍打自己的腦袋,希望可以再想清楚自己是否記錯了方向所以找不到那「漫山遍野」的「A字棚」。但是我沒有記錯啊!鄰居家的峰峰最喜歡在這棵參天大樹上爬來爬去、蓮蓮每天都會去那口水井打水洗衣服……參天大樹還在,水井還在,為甚麼「漫山遍野」的「A字棚」卻不在,反而變成了一棟棟高樓大廈?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為甚麼?

  我無法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一切,我以閃電般的速度飛上了茅湖仔山碉堡。從碉堡往下看,我清清楚楚地看見了调景嶺的全貌,可我卻沒孩童時上碉堡看調景嶺全貌的興奮,因我眼前的一切和我認知中的調景嶺大相逕庭。昔日的「A字棚」變成一座座屋苑;山上「蔣總統萬歲」五字已不知所終;碼頭的「青天白日旗」已被移走……調景嶺依然是調景嶺,但卻不是我熟悉的那個調景嶺。

  現在的調景嶺不是以前的調景嶺,現在的家不是以前的家。原來我一直以為永不改變的家早已變的面目全非;原來變的不止是環境、現實,連我的心境也變了:原來有些事不是不看不管就不會變……

  原來真的要「多回家看看」……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