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芍言〈再也不復存在的調景嶺〉 播道書院


  相隔多年,重臨舊地的我已經變得不認識調景嶺一般,可是我卻懷着一絲希望找回我從前的家、那一份當年的回憶。

  依着熟悉的路回到記憶中的家,一切卻已經變了。當年的那一個在平房徙置區,我的溫馨的、小小的家早就不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一式一款的高樓大廈,再放眼一看,那曾經伴我走過無數日子的海灣也都消失了。跪坐在地上的我,看着那我過度了大半輩子的調景嶺,眼前陌生的景象不禁讓我緬懷起從前的調景嶺……

  從前我住的調景嶺,我已經忘了那是甚麼時間的事來着,只記得當年在徙置區的生活雖然困苦,但卻過得特別快樂。在那裏地方雖然偏僻,卻勝在有其他地方所不能及的優美風景。調景嶺雖說已經面目全非,但多年來難得回來一趟也就走一圈罷了。

  最後,我去了一個一定要去的地方,一個我除了我家,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調景嶺最有回憶的地方—─碉堡。這一次,我再以一個輕快的步伐踏上前往碉堡的路途去。在抵達碉堡後,我的臉帶有一絲無法掩飾的喜悅,碉堡和以前還是同一個模樣,雖然看上去比以前殘舊,風味卻依然不減,兒時探險的感覺依然不變,是一個緬懷過去的好地方。

  作為一隻鬼,我沒有甚麼資格說現在的不是。但作為一隻鬼,我只能說從前的調景嶺或許簡樸得多,可是卻比現在在調景嶺的人生活得快樂很多,這只可以說我們從前的調景嶺就再也不復存在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