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可欣〈重遊調景嶺〉 屯門天主教中學


  我是一隻鬼,一隻曾居住於調景嶺的鬼,我已經忘記我是因為甚麼原因而死的,我只知道我已在這個地方徘徊了許多年,也許因為一份感情或對往日的不捨,很多人都不知道鬼是怎麼樣的,其實鬼並不可怕,鬼是透明的,普通人根本看不見我們,可以說是一種無形的存在,也可以穿透任何東西,鬼也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的,鬼並不怕人,只要你對我們沒有惡意,我們也不會隨便出現去嚇人或者傷害你們。其實,鬼就是人死後的存在,樣貌和樣子都不會改變,只是身體會變得透明,別人會看不見你,而鬼,也可說是見證着世界和人的變遷的一種存在,見證着世界的變遷,人的變遷。而我,是調景嶺的一隻鬼,當然也是對調景嶺十分熟悉,可能大家並不知道調景嶺在哪,調景嶺位於九龍半島殖民地的山城小區,這個地方雖然很小,但是充滿了我兒時的種種回憶,臺灣總統馬英九曾在這居住過一段時間,當時我十分興奮,立刻衝出去握總統的手,我的手穿透了總統的手,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異常興奮,而我,在1962年超級颱風溫蒂襲港後離開了調景嶺,為甚麼?因為我在那時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無能為力。當時颱風襲港,人人流離失所,傷亡慘重,當時我看到有些人被樹木或其他重物壓着,我極力努力想救人,當我一碰到樹木,我穿透了樹木,這時一股大風穿透了我的身體,我當時才感到自己的無能。當我看到一個又一個生命在我面前逝去,我的心痛苦到極點,所以當時我離開了調景嶺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是現在重回舊地,彷彿有了許多不一樣的體會,身邊的景物都改變了許多,世界在變,人也在變,任何事物或人都有逝去的一天,只要能把握現在,珍惜未來,就沒有甚麼值得後悔的。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