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文珊〈記憶〉 保良局胡忠中學


  我是一隻鬼,一直沒有記憶,忘了自己背景、身份、名字的鬼。我只是知道
我對一個叫調景嶺的地方有熟悉感。

  我在山腰,風一吹,樹影婆娑,身上的白袍隨風飄蕩,沒腳的身體彷如一隻
巨大的風箏,隨時隨地隨風飄去不知名的地方。光線穿透身體,並沒有帶來任何
感覺,我靠在樹邊,望着遠方的一片海,海邊興建了很多建築物,不知道為甚麽,
我覺得這裏不是這樣。海應該是更加遼闊,建築物不應在這裏,土地應該是一片
荒蕪。但是我忘了自己為甚麽知道這些,也忘了這裏為甚麽會改變。

  我看着在山腰的碉堡,在時間的洗禮下,碉堡有點破舊,我好像越過時間、空間,看到兩個小孩肩並肩,坐在樓梯上,看着無垠的天空,說着對未來的期望,稚嫩的聲音傳來:「希望有一個風雨也吹不散的家!」就算洗得發白的衣衫也遮不住眼中的期盼和渴望。不知道那個小孩的願望有沒有實現?

  我沿着山路飄下山,一路上,我不費吹灰之力。看着前路,好像再見兩個小孩手拉手,一路嬉戲下山,臉上總是帶着笑容。果然,有伴的孩子是最好的:可以分享喜怒哀樂。突然一陣「呼呼」呼吸聲打斷我的思維,一個老人坐在樹下休息,呼吸急促,額上的汗如豆般大。我看着他,他也抬高頭。一瞬間,我以為他能看到我。但是普通人怎能看到鬼呢?老人站起來,與我擦肩而過,扶着拐杖走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