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欣〈我在何方?〉聖保祿中學


  我在甚麼鬼地方?這裏是調景嶺嗎?我這麼遠從天堂申請了一小時到人間,回到昔日我住的調景嶺,結果竟然是看到這一片石屎森林。

  我在這個陌生的調景嶺走呀走,到了警署,滿懷希望地穿牆進去。「呀主人呀!」他比六十年前我認識的輝仔老了很多,我看到的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伯,左手握着拐杖,右手放在背後,樣子十分痛苦,應是腰背痛作怪,我很想過去舔他的手,讓他舒服一點,但事實我只是一隻鬼,不可能和凡人有任何接觸。這時我聽到輕快的腳步聲,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從走廊走出來說:「公公!你看!爸爸送了我電子遊戲機!」公公?我心想,輝仔有個女兒,還結了婚生了個女孩。輝仔做了公公,哈哈!真不能想像從前那個頑皮的男孩會做了公公。

  這裏真的改變了很多,我在屋裏參觀一下,煮食爐是電子的,牆上安裝了冷氣機,相架也比從前多了很多,外形也漂亮了,其中一個相架中的相是輝仔和我,太好了!他沒有忘記我。

  時間無多,如果不能在指定時間內回到天堂就會被責罰,而且要去到天堂的入口有一段距離,我只好默默地跟主人說再見,祝福他,希望他在餘下歲月快樂地度過。只剩下五分鐘時間,我飛上天俯望整個調景嶺,平民區沒有了,山下的教堂還在原位,但卻多了馬路,很多汽車經過,污濁的黑煙從車尾噴出來。我跟自己說,社會是要發展的,香港這麼小,寸金尺土,不發展,就會衰落,這算是自我安慰,不要太傷心。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