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亭樂〈我的調景嶺〉保良局姚連生書院


  我曾經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孩,可是一次意外,我成了鬼。我遇見了天神,祂帶我回到我熟悉的家,我最懷念,最美好的回憶,僅一天也好。我抱着希望回來了,一心想看看那一往如故的景色和那永恆不變的「家」——調景嶺。

  原來,我的想法都是錯。

  我再也感覺不到那種難以言喻的感受,我看到的是新的風景,新的「家」,新的調景嶺。

  當我走上山頂,腦海裏不斷湧起很多回憶,仿如泉水般,源源不絕地流出來。走山路本是辛苦,現在我只須要飄呀,飄呀就到了。

  一路上的風景很陌生,啊!陌生?我也不知道原因。

  以前的高山已被夷為平地,平地上建設了一棟棟的高樓,高樓滿佈調景嶺。

  山上的普賢佛院,想不到不僅是「歲月不饒人」,還「不饒物」呢!昔日的風光,現在只剩下一道破舊的鐵閘,「脫皮」的佛院牆身。往日的我,總會搖晃那道鐵閘,結果遭到一番打罵,我不知為何,我很懷念那種打打罵罵之間的「樂趣」。可是我已經回不去了,我觸摸不到鐵閘,也不會再有打罵聲。我反複地問自己,「你為何不好好珍惜那段光陰呢?」

  沒錯,我又錯了。

  我沒有好好感受那種「樂趣」,不能怪別人,只能怪自己。

  不能觸摸,我只好用心來感受。

  我只能感覺到風的存在,輕輕地撫摸着我,有點要吹起的感覺。風把花香帶來了,和以前有很大分別,因為我沒有感覺。同樣,在我身邊的大樹,我依稀記得它昔日還是一棵小樹。往日我伏在小樹上,玩「躺貓貓」這種小孩子玩意,現在玩不了。

  沒錯,我又錯了。

  調景嶺,我成長的地方,難免有點兒不捨。放手很難,但不得不放,我又只能抱着希望回去我應該回到的地方,希望我腦海還記得你——調景嶺。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