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源芝〈假如我是一隻中環老鼠……〉 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


  那時候,我尚年幼,拖着長長的尾巴,尖尖的小嘴,轉着精明的大眼睛,與一眾兄弟姐妹窩在小小鼠窩中聽老一輩講述外面的花花世界。

  從奶奶口中得知,我出生的年代是人類口中的七零年代,她說那時的人類總是慢悠悠的行走着,與我們鼠類井水河水兩不犯。一個個叫電車的大箱子慢條斯理地移動着,對面便是海了。凌晨時,我們常常偷偷溜出來看海,樓像山一樣高,得把尖小的腦袋努力抬高才能看得見樓頂。我知道哥哥姐姐不時會從附近的玩具工廠裏拖一、兩個回來給我們玩,那玩具足足高我兩個鼠頭呢!小時候,我經常期待着開吃的時間,那些香噴噴的菜都是從附近大排檔裏找回來的,因為那時人類還不是很注重衛生,殘羹剩飯滿地都是,我想人類應該還不懂衛生為何物吧!那廣告牌子釘在山一般的樓房外,卻不顯眼。歲月的年輪靜悄悄地轉動着,不知從何時開始,哥哥姐姐身上的傷痕愈來愈多,被踩的,被撞的,一道青一道紫的,甚是矚目。我打趣道:哥哥姐姐是你們老了、動作變慢了吧?但哥哥姐姐卻十分認真地回答:不!是人類世界的變化太大了,他們的節奏變快了,變得愈來愈快了。我從來沒有正視過這問題,一直認為他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直至到我出來覓食為止……

  我發現奶奶所描述的一切一切都已不復存在了。

  人類的腳步越來越匆忙,汽車的數量看起來比我們鼠族還多。我再也嗅不着慢悠悠的氣息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汽車排放出嗆鼠的氣味。我再也尋不着玩具工廠了,山一般的樓房也不見了,走過現在的樓房,居然能看見自己的模樣,不管怎麼努力抬高頭,卻再也尋不着樓頂在哪兒。現在我的弟弟妹妹們,已經不會再期待過開吃的時間,因為已找不到大排檔的蹤影了。連蒼蠅也進不了的餐廳,我們又怎麼能進得去呢?為了填飽肚子,只能從垃圾桶裏找些餿菜餿飯,勉強嚥下。那種不顯眼的廣告牌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霓虹燈正是當紅的年代,五光十色的,一閃一閃的,十分耀眼。把我們鼠族的黑夜都照亮了。現在,如果要看海,就得走上大半天的路程,但卻再也沒有一片汪洋的感覺了……

  舊的都被新的取代了,但這些都是好的嗎?舊的再沒有存在的價值嗎?這種匆忙的節奏,像條繩子把我緊緊勒住,喘口氣都難。那麼,人類呢?

  回憶,我們能尋到的已不多了……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