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宇詩〈假如我是一隻中環老鼠〉 德貞女子中學


  充斥着商業氣氛的中環與被人類認為是低級生物的老鼠格格不入,但我就是一隻這麼特別的老鼠。如果人類會為我們分等級的話,那我這隻「中環老鼠」必定比「深水埗老鼠」高級。香港人就是如此,認為只要是中環的東西就必定好,在中環買歐洲牌子的衣服才算有品味,讓孩子在中環工作都是父母的夢想……雖然我活着的時間不長,但能感受到「人情味」正在漸漸消失,換來的是機械式的笑容,機械式的問候……

  我偶然也會在中環那些高樓大廈的後樓梯覓食,每次都會見到一兩個白領在那兒說別人的是非,說着誰是自己的同伴,說着如何把敵人弄走……大家都在同一間公司工作,為何要互相排擠?如果大家能互相幫助,互相體諒,那一定能幫助公司業績蒸蒸日上。我們老鼠不但會互相幫助,互相問候,還十分重視同伴,不會視任何一隻老鼠為敵人;我們相信只要大家圑結,任何問題都能解決,縱使我們只是一隻小小的老鼠。我想這就是老鼠長久以來的做「鼠」宗旨和能在地球代代相傳的原因吧!人類比我們聰明,但他們只運用小聰明讓自己得益,總是以利為首。如果他們不只想名與利,今天的香港就不會如此勢利……

  中環——一個林立不同品牌旗艦店的地方。自知不受人類歡迎,所以不會進那些高級的服裝店探索,但我觀察到從那些店出來的人都是滿身名牌的。我十分討厭那些滿身名牌的人,那誇張的頭飾,過份性感的短裙,走起來發出「咯咯」聲的高跟鞋,他們總是有意無意地發出陣陣的「錢」味。比起那些瘦巴巴卻滿肚心機的性感少女,我更喜歡那些穿着連身裙,天真地笑着的小女孩。為甚麼現在的香港人會這麼注重一個人的外殼?雖然人人口上都說着不介意一個人的外貌,只重視內涵,但臉上的濃妝和價值連城的飾品已在不知不覺中出賣了她們。滿身名牌,不代表有品味;富有,不代表快樂;美麗,不代表健康;穿着早已不流行的衣服,不代表落後;小康之家,不代表淒涼;天生有缺陷,不代表內心醜陋。香港人,脫下那只看見別人外殼的有色眼鏡吧,請把快速的生活步伐減慢,用心地了解身邊每個人的內心世界。

  我有幾個朋友經常遊走中環與上環。有冒險精神的我都很想到上環,可惜之前受過傷不能到處走動,所以只能從他們口述,想像出與中環很不同的上環。聽說有很多人拿着相機慕名到上環,細心地欣賞這舊區;而中環只有每天提着公事包死氣沉沉的「上班族」;上環有過百年歷史的樹牆,中環只有乾淨得恐怖的大廈外牆;上環有充滿人情味的露天市集,中環只有千篇一律的超級市場……我很喜歡這種在香港碩果僅存的人情味。但聽說最近政府要把上環翻新,拆掉舊的建築物,建起那些高到上雲層的商業大廈。難道一個地方就不能新舊並存?

  我是一隻中環老鼠,每天穿插於中環的高樓大廈,見證中環的興盛,見證這地方如何慢慢失去人情味,見證人心的改變。一個如此繁華的地方背後所隱藏的是一場場人性戰爭,處於這個弱肉強食社會的我,不能替人類做甚麼,只能看着這城市慢慢失去希望,換來的是黑暗,一副副只看功利的面具⋯⋯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