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婷〈假如我是一隻中環老鼠〉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


  假如我是一隻中環老鼠,我會是被忽略的一隻老鼠,我會是在人群穿插的一隻老鼠,我會是一隻可憐的老鼠。

  赤日炎炎的日子似火燒般,並不驚奇,十分常見,香港近年夏天的陽光愈來愈強烈,非常炎熱。莫說是人類要多脫去一層衣物,連我這隻老鼠也脫光光地面對眾人,確實是有點害羞的。害羞甚麼?反正也沒人留意的。我這隻微不足道的老鼠,才沒有人管呢,不然便不會沒有人發現我失蹤了整整二十多天吧。

  說真的,躲在草叢中是多麼辛酸的一件事。我並沒有保護色,因此並不難察覺。還是,根本沒有人瞧我的去向?是的,我只是一隻老鼠,一隻不能再普通的老鼠。我經常觀察葉大哥時時刻刻地吸收養份,看着它一天比一天地長高,旁人也許並不在意,或是不在乎,可是這是多麼讓人羨慕。看來上天對它不薄,叫它一直壯盛地成長。可是,我呢?對於我來說,四圍都危機重重,正因為我不吸引人注意,因為才擔心有天隨時無辜地被踐踏。啊,我真的不喜愛這個地方——中環。

  事實上,我並不愛吃芝士。我還是簡簡單單吃普通的小型垃圾好了。雖然我真的不想探出頭來在陽光底下暴曬,可是對於我來說,我只希望能夠生存。食物,是最基本的東西。逼於無奈下,我只好勇敢地踏出了第一步。我才剛走了五步,已感受到頭上有一大個黑影逐漸接近。不要!至少讓我吃飽一點才面對死亡!此刻我明白到,面對死亡是多麼的可怕。我閉上眼睛,準備受死的樣子。甚麼?這是甚麼回事!是鞋底穿洞了嗎?為甚麼鞋子與地面之間存在一個大空洞?還有一根又長又幼的東面,用來支撐着兩者的之間。很醜陋。竟大得連一隻老鼠都能經過,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叫「高跟鞋」的物體吧?是甚麼人會穿那麼奇怪的東西?何況不只是數對,而是好多好多,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不過上天倒是對我不差,至少讓我有一條特別的通道穿越。甚至這件事令我體驗到,也許有時從另一個角度看的話,真的會找到神奇的事情。

  相信人們都很忙碌吧,腳步接二連三的樣子。腳步愈快,我躲得愈快;愈步得快,愈躲得快。老實說,這個追逐遊戲一點都不好玩,十分累。我一直保持大口大口地吸,大口大口地呼的動作,並發出抽縮的聲音,不住喘氣。我很想逃出這個難以呼吸的範圍,可是好像都一直被人趕走,又踢回來,又把我趕走般。有點像踢足球的時候。我心裏着急到不得了。「吱吱」——不好了!是我的錯,控制不了,要是被人聽到我的叫聲就糟了!可是,沒有。一個人都沒有。這是怎麼了,我怎麼好像想被人發現我的存在那樣。要是真的這樣,後果我也不太敢想像。

  其實,秋風吹遍了樹葉,樹葉與樹葉之間的摩擦,所發出的聲音是乾脆的。電車駛過的時候,所發出的聲音又轟轟又叮叮,沖淡了孤寂,打開了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沉睡中的人都被那特別的聲音喚醒了。對的,人們啊!打起精神。快點活潑地上班吧!不過重點是,一切的聲音都掩蓋了我的呼喊。我——不甘心。

  假如我是一隻中環老鼠,我會是被忽略的一隻老鼠,我會是在人群穿插的一隻老鼠,我會是一隻可憐的老鼠。還有,我討厭這個地方。我——後悔。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