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子誠〈路過彩虹邨〉聖言中學


  我們經過彩虹邨,四周都是形形色色的舊式商舖。街坊告知,旁邊的李英記鐘錶行經營至今已五十幾年,於是我們與老闆陳老伯傾談。陳老闆已白髮蒼蒼,眼神呆直無神,身穿簡樸灰色格子外套。雖然鐘錶行生意不錯,陳老闆在十多年前已打算退休,卻為接班人煩惱,他曾為此問題與兒子吵架。父親希望子承父業,兒子卻打算從事金融業,在職場拼搏,覺得父親的古舊思想限制他的自由。最後,兒子一氣之下搬往別處居住,父親無奈,唯有繼續經營,賺些生活費,閒時與老街坊天南地北閒聊打發時間。說着說着,陳老闆眼神愈見茫然。

  這屋邨的文化,街坊間的感情最後會被時間洪流淹沒嗎?這時一位街坊找陳老闆修理手錶,他笑容可掬地招呼。為免妨礙陳老闆,我們向他表示謝過,步出鐘錶行。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