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沚頴〈大磡村的回憶〉保祿六世書院


  走在大磡村的路上,心中不期然泛起波波漣漪。久未踏足此地,心裏愈是惆悵,放眼望去只看見繁華都市的商廈,這再也不是我記憶中的大磡村。我記憶中的大磡村是個熱鬧的地方,充斥着熟悉的聲音和滿滿的人情味,但如今卻找不到昔日的任何影子……

  我的記憶停留在九十年代。那時香港已經漸漸發展成一個經濟貿易區,唯獨是大磡村,仍然給人一種純真樸實的感覺。九十年代初的我還在唸中學,那時我居住在大磡村的木屋區,雖然我並不富有,但是也過得很是充實,所以我的童年回憶大多都是美好的。

  回憶中最難忘卻的,就一定要數全記士多了!想當年下課回家時,總會相約同學到那兒吃碗車仔麵,加一碗糖水或豆腐花,價格廉宜,美味無窮,是中學生的好去處。店內的裝潢很簡樸,只擺放了幾個卡座和一個收銀台,天花板還掛着把吊扇。收銀台前放着一個盛滿糖果的小碟,惹得小孩總嚷着要糖果。東主全哥約莫四十多歲,他有一個年紀相若的妻子,平日他們常常會因芝麻綠豆的小事而爭執,別人都看在眼內,其實他們的感情十分要好,不過是太在乎對方罷了!店內還播放着時下四大天王的金曲,與夫妻倆的吵鬧聲和老街坊的閒話家常映襯起來,真是熱鬧非凡!

  我的初戀始於全記士多。那一年我剛升上中四,不經意邂逅了凡。凡比我大一歲,就讀附近的名校。初遇他的那一天,我獨自到全記士多吃車仔麵,卻糊塗地忘了帶錢。在我不知所措之際,一道温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來替你付吧!」他俊俏的臉上掛着爽朗的笑容,眉宇間掠過一絲儒雅,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很受女生歡迎的男孩。不知怎麼的,我竟然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不自覺的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再次遇到凡。我的心如小鹿般亂撞,不知是甚麼力量推動我,鼓起勇氣上前與他說話:「你可能不記得我了吧!還記得你上次替我付了面前嗎?謝謝你,我現在還給你吧!」他笑而不答,僵持了好幾分鐘,他才說:「不用了,要多謝我的話,陪我聊聊天吧!」大概那時我已漲紅了臉,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答允了他。

  我與他在大觀園對出的空地散步,原來他就住在大觀園。當時大觀園住的都是富戶人家,這使我這麼一個窮家子弟不好意思了。凡並沒有介意我是草根出身,反而邀請我到他家的天台去。我躺在他家的天台上,靜靜地看着蔚藍的天空,和漂浮的雲朵。他就在我的身邊,與我欣賞着這怡人的風景,此刻,風是那樣的柔、水是那樣的靜、世界是那樣的美好……

  之後,凡開始主動約我到附近看風景,我們的感情就是這麼發展的。可惜是情竇初開,我與凡的感情雖然純潔、真摯,但仍未能維持長久。那一年,我們在全記士多和平分開。全記士多承載了我最難忘的回憶,當中的苦與樂只能隨時光一一細味。

  一九九八年,隨着附近商廈落成,政府宣佈清拆大磡村寮屋區。那時我已經大學畢業,凡亦早已移居海外。全記士多因政府賠償不足,未能另覓地方復業,無奈遷出。

  我亦從大磡村遷出,幾年後移居海外。最近回港拜訪親戚,順道到大磡村走走。眼簾竟迎來了一幢又一幢的高樓大廈,大磡村則成了沙中線擴建的地盤,大磡村早己物是人非,餘下的就只有牌坊。驀然回首,好像看到年少時的我與身邊的人和事。那些極為純樸的人和事,隨歲月變遷而不再復見,餘下的,只有曾經,只有回憶。

  也許,回憶只能細味。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