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芷盈〈探靈〉沙田培英中學


  探靈儀的紅燈亮起。

  你們一行人走近大聖廟,朝眾多神佛合十拜了三拜,轉身往山徑上走。你一共踩斷七根地上的枯枝,他有四枝,而躡手躡腳的她折了十三枝,你們沒有數算着。

  上山的石級既濕且冷,四處陰森森的,窸窸窣窣的聲響自深處傳出,肆意縈繞。

  她每走一步,也本能地低聲驚呼。你摟住她的肩,示意她噤聲,免得驚擾住戶。

  依賴手電筒的強光照映,你們亦步亦趨地往上走,你的腳踝驀地被絆住,你下意識以手扶住羸弱的樹幹,對着腳下滑溜的梯級一番咒罵。

  去到山尖的頂端,你說探靈儀的信號愈趨微弱,不如往下去吧,山腰有過木屋火災,另一端山腳也有過姦殺案啊。

  她意圖想拉住你,有了臨陣脫逃的想法。他責備她玩不起。你直直地站着,點了根煙。

  我看着你按下打火機,點燃星星之火。我鄰家的孩童玩伴抱怨道,最討厭菸草味兒了,又不情不願地吸了幾口嗆鼻的煙霧。那火光乍然驚醒了好幾戶人家,明明晚間才把火水燈吹熄,哪兒來的光源這麼刺眼?成人探討着,醒來的小孩子揉了揉惺忪睡眼。

  你率先一步,不顧兩人爭執吵嘴,自顧自朝山腳方向走。

  孩童起了玩樂的心思,哼起耳熟能詳的童謠,四周傳來和應。那是以往呼喚鄰家孩子出外耍樂的暗號,若是登門造訪說明來意,肯定被家長攔住,再講一句先回家做家課吧。因而只能守住屬於孩提的秘密,哪怕先斬後奏的後果是藤條炆豬肉。

  他似乎也感覺到颯颯涼意,旋即改為附和她,勸你趁着未有不測,不如盡早全身而退。

  慍色愈發明顯,你斥責他們人一世物一世,肯定要試點沒試過的事物,去些別人沒去過的地方。

  「死蠢,行先死先啊!」往前幾間木屋的陳師奶還在打罵兒子,大概是她兒子又一時衝動,在學校裏打架吧,那副魯莽的性子老是改不了,陳師奶也一籌莫展。

  他們沒有再跟來,你就孤身一人了。我攀在樹丫上,看你沿着石梯下行。那一端的水塘時常積水,日前一場大雨,也是好生增了水位。

  你獨自下梯級去。水塘裏有着戲水的孩童,一個忽地失了平衡,以你的褲腳充當扶手借力,死命拉住。

  你欲掙扎。

  我本來一心想助你,可又想起你燃的火光,略微捲起衣袖,窺視到不忍看見的傷疤。

  我趨之若鶩地也下了水,孩童向我表示歡迎,我摟緊你的腰,扯下。

  沉淪吧。

  「我討厭火。」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