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越〈自殺的人〉保祿六世書院


雨下了,
屋簷不停流淚,
「嘩啦嘩啦」又是一個故事,
被行人踐踏的信,
轉眼間又不見了,
在那,
在哪?

雨下更大了,
她的衣服濕透了,
她的相機壞掉了,
資料沒有了,
就像回憶一樣,
沒有了,
就沒有了。

屋村的圍欄是堅硬的城牆,
對以前的她來說。
現在這只是一扇門,
推開,
關上,
她可能再也不回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

外面的世界很光彩,
高端大廈,
低矮豪宅,
將黑暗蓋上,
披着人皮的惡魔,
把她吃掉了,
吃掉了她……

「回去!走!離開!
在夜晚吞噬你之前,
離開!」
倖存者的呼喊,
她聽到了嗎?
傳入耳鼓的是一片繁華,
她為此着迷。

多年之後,
她迷失在大街小巷,
迷失在繁華都市。
領悟了,
知道錯了,
回頭望過去,
岸也經不在了。

莎士比亞曾說過,
生存還是死亡,
這是一個問題。
那麼?
她便回答道:
「死亡,
就是我的答案。」

自殺,
在天台上充滿歡樂的籃球場,
跳下去?
自殺,
在一間封閉的密室裏,
燒炭?
前者比較乾脆。

幾多天後?
報紙登出了她的名字,
幾多天後?
人們又淡忘了。
幾多天後?
又有探出鐵閘外的頭顱,
往一片「光彩」走去。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