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倩〈現場〉聖安當女書院


  我出生在黃大仙,生長在黃大仙,我的爸爸媽媽也是地道的「黃大仙人」。

  一天,我在大有街和媽媽閒逛時,忽然,像是有個地洞把我吸入,我掉進了無底洞。嘭!「啊!好痛!」我摔在地上。「抗議工廠設立不合理規定!抗議工廠設立不合理規定!」我望向四周,全部景色都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黃大仙!所有大樓像退化一樣,大樓都變矮了。我張大口,躺在地上,看着許多又高又壯的男人在舉牌抗議,不知該怎麼辦,忽然一隊軍裝警察正步向我那個方向去,我害怕極了,在我快要哭的時候,一個男人把我拉走了。「 外公!」我用哭腔說。「快走!」他說。於是他便把我拉走回家了,我一直帶着疑問回家。

  外公回家後教訓我:「我一早叫你不要亂跑,你卻不聽話,現在知道錯了嗎?剛才差點就被防暴警察捉到了!小華?」。小華?我明明是小樺,小華是我媽媽的名字呢,再看看周圍的擺設、建築物、服裝等等,再看到日曆,1967?現在不是2017年嗎?

  這時,奶奶一臉擔憂的說:「可能小華也是擔心阿木的情況呢!阿木也去了遊行。」外婆說。「小華,你不用擔心阿木,他會沒事的。」阿木?阿木不是我爸爸嗎?「唉,都怪人造花廠發生了勞資糾紛,工廠頒佈了極為嚴苛的規定,包括損壞生產機器的工人不會獲發工資、廠方不允許工人請假等。廠方更以生意收縮為由解僱九十二名包括勞方代表的工人,並關閉分廠的啤機部……」「好好好,擔心也吃完飯再擔心吧!」外婆說。桌上的都是外婆的拿手好菜,我不禁熱淚盈眶,我有多久沒有吃到她做的菜了,我有多久沒有去看她了!我暗下决心回去要多去探望她。

  吃完飯後,爸爸來找我。「小華,今晚會有工人在廠外集會,抗議資方解僱,並要求與資方談判,我要去!小華,我知道你擔心我,但……他們連十三歲的小孩都會殺!我……我無法坐視不管!」「我……你……」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回答爸爸,「小華,我去了。這份禮物是送給你的。」「好……」爸爸走後,我才想起禮物應該在媽媽回來才送會比較好,我想還回禮物給爸爸,我想現場應該不會太危險吧,我便違抗外公的教訓, 妄自帶着禮物去找爸爸。

  到達現場後,我才發現現場十分混亂。在人群中,我找到爸爸了,我大聲喊他的名字,他回過頭來大聲說:「你怎麼在這?快走!快走! 防暴警察快要來了!」忽然,我被人群推在地下,甚至把禮物也掉下來了,我連忙拾起來。爸爸扶起我並帶着我走了。

  「不要!不要!」我大喊着「怎麼了?你忽然暈倒在路上?」「我……」是真正的媽媽,爸爸還有外公,外婆!「你手上的禮物是誰給你的?給我看看。」媽媽問,爸爸大聲說:「咦,那不是當年我送你媽媽的禮物嗎?後來不是不見了嗎?怎麼會在你手上?」我無法解釋,便隨便說:「是在家中的雜物間找到的,我特意找出來給你們一個驚喜。」他們十分懷疑地看着我,媽媽拆開了禮物,原來禮物是媽媽模樣的玩偶。爸爸說:「那麼多年了還這麼新。」他們甜蜜地對望着。「好了好了,快離開醫院吧,我很餓呢,我想吃外婆的拿手菜!」「好好好,我先問問醫生吧!」爸爸說。

  我回家時邊看着黃大仙的風景和新建的工廠大廈,一點也不像發生過暴動的樣子,我想,這場歷時半年多點的暴動,終有一天會被人們遺忘吧,可是,我和老一輩的黃大仙人永遠不會忘記這場暴動帶來的震撼和傷痛,我該慶幸自己出生於這較和平的年代。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