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浩〈彩虹的詭異〉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回想起今天遊歷黃大仙區的事情,我不禁微微一笑,今天真是獲益良多啊!我心裏不禁這樣想着,很快,我便墜入夢境裏,熟睡着。

  睜開眼睛,我就看見滿天繁星,我感到十分疑惑,原本應該睡在房內舒適床上的我,為何感覺背部硬梆梆的?而且又在星光之下?於是我便快速打量周圍的景物,發覺自己居然睡在公園的長椅上,而且穿着居家服,就好像我突然被人傳送至外面一樣,十分奇怪。

  突然,詭異的事情再次發生,天空居然迅速由星光璀璨轉變成烏雲蔽月,又有一股凉風吹過,感覺就像鬼門關大開,令我十分害怕,因此我便跑起來,朝着唯一有光的地方——便利店前進,一來能夠問清楚別人現在是甚麼情況,二來又是一個較安全的地方,至少有人陪着。

  奔跑的途中,我漸漸發覺周圍的景物十分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仔細一看,這裏原來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彩虹邨,大大的迴旋處、多層停車場、聖本德中學、升降機入口,一切都是那麼熟悉而又陌生,我很少看見夜幕下的彩虹邨,這裏空無一人,所有人都應該在睡覺吧!很快,我便放慢了腳步,決定欣賞一下不一樣的彩虹邨。

  當我漫步在彩虹邨的時候,我看見了一件不尋常的事,有一對男女居然在聖本德中學的外面倚着牆壁聊天,而且動作十分親密。按道理,這個時間應該沒有任何人才對,而且女生還穿着校服,很明顯是中學生。細心想想,其實也不算很異常,說不定只是叛逆的中學生和他的男朋友傾訴,但我卻有一種強烈不安和害怕的感覺,生物本能的直覺告訴我那個男人非常危險,我不應該接近他。

  我想着離開的時候,那一對男女移動了,他們沿着黃菊路往基華小學的方向前進。我到底應該怎麼辦?我應該跟上去看看情況還是前往便利店?沒有時間了,正當我猶豫不決之際,他們已經轉向了左方,去到房屋辦事處的後面。儘管我認為這根本是多餘的舉動,但我還是跟住了。「他們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我只能夠不停這樣安慰自己,然後希望可以快點結束這件事。

  可惜事與願違,正當我尾隨他們進入後方的空地時,我赫然發覺他們在翠瓊樓泵房和牆壁之間的隙縫,而該名女生倒臥在血泊之中,傷口流血不止,而該位男生竟手持着長若十幾厘米的小刀,而且臉上和衣服都有女生噴出來的血漬。令人懼怕的是,他居然猙獰地笑着,嘴中念念有詞,好像在咒罵那女生,場面十分嚇人。我完全不能移動,恐怖的感覺充斥在我心頭之間,死亡的氣息撲鼻而來,身體抖動不停,我只能勉強自己嚥下一口水,試圖平復心情。然而這並沒有任何幫助,我依然呆若木雞,大腦完全停止思考。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名男生已然怒視着我,準備衝向我這裏,然後殺了我。身體比大腦早一步行動,不想死的慾望驅使我用盡全力跑向其他地方,尋求協助。腎上腺素飆升,腦中閃過多種方案,然而沒有一種是可行的,大叫也許是最好的方法,但我完全出不了聲,只能想着逃跑,最好跑到天涯海角,讓他找不到我。

  突然,我感到脖子一凉,然後劇烈跑動的身體慢慢停了下來,接着整個人便倒在磚頭之上,看着血慢慢從我脖子的傷口滲透出來,此刻我全身上下的細胞只剩下了一種感覺,那就是絕望,無比的絕望。瞬間人生的走馬燈在我腦海中出現,許多童年的回憶就像碎片一樣從腦海深處浮了起來「我要死了嗎?」腦袋中沒有別的問題,就只有這一個對現實的質疑。

  「啊!」我從夢中嚇醒了,回到現實,周圍仍是我熟悉的房間,剛剛的死亡感覺就像虛幻一樣,從未發生過,我也十分慶幸這只是一個夢,我並沒有真的死去,很快我便回復心情,再次投入周公的懷抱之中。

  天亮了,鬧鐘的響起提示着該起床,我很快便驅除腦中的睡意,趕緊刷牙和洗臉,準備回校的用品。沙發上爸爸正在看着電視,電視中的新聞員正在報導一單兇殺案,死者是一名女學生,死因是被割穿喉嚨引致失血過多而死,爸爸感嘆道:「想不到這個彩虹邨也變得不太平了!」甚麼!?兇殺案是在發生在彩虹邨嗎?我趕緊跑到電視前看着兇案地點的地點,竟然是翠瓊樓泵房和牆壁之間的隙縫,再對照死者的身份特徵,完全和我夢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樣,就好像我昨天親身目睹了整個兇殺案的過程。

  頓時,我再次停止思考,思緒逐漸遠去,腦中只有一個疑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