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誠茵〈屋邨——你的名字叫彩虹〉心光學校


每朝早上,李伯都會為我戴上導盲鞍,我一天的工作就此開始了。雖說「工作」,但我也算得上是彩虹邨的一份子。自那天導盲犬服務中心職員帶我到李伯家,我們就相依為命,彼此照顧,樂活在彩虹邨多年。

  自主人患上糖尿病後,視力開始衰退,平日我倆都是活躍於屋邨內,偶爾我會帶他過海探望孫兒,生活平淡卻充滿人情味。主人退休前從事文化事業,一向早睡早起,慣常的習慣是每朝帶我到邨內的金碧酒家喝早茶,圍着與老朋友談天說地。忠伯是個胖子,經常夾點心給主人吃,笑他是油浸也不會肥的「瘦才」,主人認為他稱讚自己是秀才,非常受落。忠伯可能是愛屋及烏的關係,喜歡把人吃的食物遞給我,俯伏在枱下的我經常受着點心的誘惑,每次都要咬緊牙關,裝睡迴避。主人飽餐後,我帶着他緩慢地步出酒樓,前往天台的運動場。在偌大的運動場上,主人聆聽着遠處傳來的旋律,示意我沿着聲音的方向走。「李伯!早晨!吃了早餐嗎?一起耍太極啦!」「今天不行。有重要事忙,改天吧!」「好吧!小心走啊!」我們繼續前去邨內購物,走到華麗理髮店前,主人停下來,推門說:「老闆,今天客滿嗎?」「早晨!李伯!進來吧!」「明天要去見見波兒和雲雲,想找你剪髮剃鬚……」主人先把我安頓好,給我一些狗餅,然後便跟師傅一邊聊聊孫兒的近況,一邊剪髮。我伏睡在一旁等主人時,突然給風筒的巨響嚇得魂飛魄散,多得主人的安慰,才安心再坐一會。

  離開那個「地盤」後,主人帶我去開心糖果店買糖和益力多。糖果店東主是個可人兒,她常讚我乖巧,喜歡輕撫我的頭和頸。主人說想買一些糖果給孫兒,可人兒推介了漢堡包糖和動物軟糖,她細心地將糖果用兩個膠袋分開盛着,並繫上小絲帶扣,最後還送我們多一瓶低糖益力多,主人哈哈地笑,連聲多謝她的熱情招待。隔鄰花店的東主聽到我們的到來,主動送我們幾朵白蘭花,主人說白蘭花的香味令他精神爽利,果然步伐也走快了一點。

  主人午睡後,我們走到邨內的廣生堂,那裏駐診的醫師是主人的朋友,他替主人的風濕腳做針灸,期間他們聊起近來的政治大事,主人愈說愈起舞,醫師急忙按着他,順勢轉換話題,大談邨內士多的軼事。回家前,主人帶我去了鑽石冰室要了一份三文治和咖啡,原來是送給嘉南士多的東叔,他們坐在士多內閒聊一會兒,東叔送主人走到邨口,才互相道別。

  晚上,窗外下着大雨,主人在廳中替我按摩,說着雨後便會出現彩虹,七色彩虹代表着人生,人生總必經歷風雨……

  我合上疲倦的雙眼,幻想着明天出現的彩虹。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