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朗〈阿群帶路〉聖類斯中學


  我叫陳正朗,是一名中三學生,祖上是薄扶林村原居民,現遷入薄扶林花園。今天的中史課說到「義律」和「懿律」簽《穿鼻草約》一事,二人皆姓Elliot(與ET主角的名字一樣),是堂兄弟關係。我常好奇當時他們首次登陸香港會是怎樣的事情,想着想着,很快便回到家中。一打開書包,一份一份功課撒滿一地,天啊,何時才能完成呀!看着那堆功課,頓時頭頂金星亂舞,眼前一黑!

  「阿群!醒下呀!」

  「我係阿群?」

  「慘嘞,由山上碌落黎,傻左嘞!」「我地係村長阿招,阿財,阿進同阿寶,四大長老呀!」

  「四大長老?莫非就係阿爸講我地祖上薄扶林村村長『招財進寶』四大長老?究竟我去左咩年代?」

  「死嘞,真係傻左嘞……咩年代?道光廿一年囉!」

  正當大家七嘴八舌地談論我的病情,阿寶村長提議大家到天后廟海旁散散心,大家心想待在屋裏也無助於病情,也許出外走走會有轉機,便群起附和着,村長遂領着一眾村民往海邊走去。

  到了海邊,我感覺好多了,便和村民胡謅起來。忽然,一道銀光從水平線升起。那道銀光愈走愈近,漸漸看到它的真面目。遠看頂部有一面藍色的旗,仔細點看,我認得是英國國旗。那船由鋼造成,是當時新式的做法。那班村民從未見過這樣東西,都嚇得躲起來。我本想多看兩眼,也被村長拉着迴避。船很快便靠岸了,有兩名歐西人士走下來四處觀望,沒一位村民敢上前接待。我便向村長請纓,上前了解情況。

  他們看見我,便走來用英語嘗試跟我說溝通:「這裏是甚麼地方?你是甚麼人?」

  「我叫陳群,叫我阿群就好了。這裏是香港,我們是薄扶林村的村民。」我用純正的英語回答他們。這時我偷偷地瞟了村民一眼,全都是統一驚呆了的表情,大概是想不到我傻了以後,竟懂得跟洋人溝通。

  和村民一樣,那兩名英國人亦感到驚愕,他們說道:「想不到你也懂得我們大英帝國的語言啊!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查理斯(Charles),他是我的堂兄佐治(George)。我們本打算先到馬交補充糧食,再到廣州發展商貿,可惜一個颱風強吹我們到此,現時我們欠缺足夠物資繼續上路,希望你能給我們準備,我們會給你豐厚回報的!」

  「我跟村長商量一下,請稍等。」我回答道,說完便向村長說明狀況。

  「他們想要一些物資,村長,你認為我們該不該給他們?」我跟四大長老說。

  「不,我看他們不是好人!」

  「就是,別給他們。」

  「大哥、二哥,話不是這樣說,我聽說洋人的白銀很好賺。」

  「大哥、二哥,三哥說得對,是有這種說法。是不是,阿群?」

  「我看到他們有幾大箱白……」

  「來人啊!把茶葉、麵包、乾糧啊甚麼的通通給我搬過來!」村長雙眼發光地說。

  「村長說他願意給你們物資,義律先生。」我跑過去跟那英國人解釋。

  「你怎麼知道我的姓氏?」

  「我……不如我帶你們周圍逛逛?」

  於是我便帶着兩位義(懿)律從未來的華富邨一直走到薄扶林村,參觀了我們的房屋後又介紹「左青龍右白虎」二山,並在太平山上看香港景色。下山後又沿着薄扶林道經過未來的瑪麗醫院、未來的摩星嶺道、未來的香港大學和當年西環。一路上和兩個「洋鬼子」也談得起勁,他們也非常滿意。

  日漸西斜,我們漫步回到碼頭。這時村長已指揮着村民把補給品運上船艦,而英國人也給了村民六箱白銀作謝禮。一名英籍畫家更在村長和義律握手期間畫下了這場景,以站在左下角那個小孩名字將作品命名為《阿群帶路圖》。

kwan.jpg

  「阿朗!醒下呀!搞乜呀?成地書,快執好開飯喇!」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