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俞瑋〈故事〉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


  我是薄扶林村裏的「村民」,菜園地的一片蘿蔔葉。這菜園在二○一二年由兩幅菜地,薄扶林村文化環境保護小組為推動復耕和振興鄉村生活文化。

  這時,風起了,掉落在地的我,乘着風,越過層層梯級,到了一顆樹上。樹旁邊有一座塔,共三層,每層都有一個洞,一層比一層寬,最下面的那層,不是我,一片葉能俯視的大。明媚的陽光,照到了塔內的角落有一根被遺忘的枯草,我輕輕地呼喚着他,問他這裏有甚麼故事。枯草的聲音從遙遠的角落傳來:「我是牛奶公司的牧場,從外地引入的象草,為乳牛主食。我被工人撒鹽,存放到這,草爐。到冬天,工人便會把我從地下的開口用耙耙我們出來,而我將永遠在這個角落,守護着這……」

  這時,風又起了,我向象草說了再見,再踏上旅途。

  我看着身下一個個五顏六色的鐵皮屋頂,到了村的東方,落在了一個藍色屋頂上。魚鱗板見到我後,熱情地問我從哪來,又要往哪去。我告訴他,我從菜園來,要更認識這條村落,薄扶林村。他鼓勵我後,便跟我介紹自己:「這幢是僅存的魚鱗板老木屋,我的主人每年會為我翻髹不同的鮮明油彩,不僅是保養木材還是一個藝術創作。我這房子更被譽為藝術之家!」

  之後,他還叫我去火龍壁畫看看。

  我拜託微風再送我一程,她牽着我,順着風和山勢,帶我到火龍壁畫前。

  微風跟我說,這是新的,是一位倫敦公眾藝術家和一位本地街頭藝術家,在那面連年帶來水患的高牆上創作的。上面有象徵村民精神的火龍、代表村民的十二生肖,還有村內特色的建築元素。

  最後,心滿意足的我,在壁畫下,成了一片無生氣的枯葉,融入了這裏。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