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椿淇〈穿越薄扶林村〉心光學校


  雷電交加的晚上,我為了逃避海盜的追捕,一直向着山上跑。雨下得極大,眼前的景物一片朦朧,我只見到這個地方滿是叢林,心想這真是一個匿藏的好地方。餓極倦透的我,撐起惺忪的睡眼,一望無際的雨後薄鳧林,有點寂寞、荒涼。忽然間,遠處傳來追捕者的聲音,我拚命向着草原的盡頭狂奔,天上的一道強光恍惚照着我要走的路,疾走間我跌進了一個深坑……

第一次穿越

  白文遜醫生對我說,牛奶含有豐富的蛋白質、維他命和礦物質,對人體的健康非常有益。他不斷游說我要在香港開設第一個牧場,提議將英國的乳牛運來飼養,在本地生產牛奶,他認為好的東西就要向外推廣。我徐徐呼出煙圈,細聽着他的鴻圖大計。心想殖民地上的藍眼睛都習慣喝牛奶,加上牛奶的利潤相當高,於是我和幾個富商朋友便和白醫生合資三萬元在薄扶林開設牛奶公司牧場,我們就靠着八十隻從英國購入的乳牛開始牛奶生意。當時在薄扶林牧場上建有多個草廬,為的是儲備糧草給牛隻食用。牛奶公司的生意愈來愈好,工人數目亦不斷增加。我的女兒最愛吃家庭裝三色雪糕,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我就在想公司推出下一款甜品的幸福滋味。

第二次穿越

  一覺醒來,赫然發現自己睡在草廬附近,村內的人都在忙着建屋。我向着斜坡上走,見到一大片土地,有一種大地在我腳下的感覺。於是我便將幾塊磚頭放在一幅空地上,開始搭建自家屋子。木屋、石屋、鐵皮屋,村內的屋子形形色色,星羅棋布。我漸漸認識村內的居民,彼此親切如家人。其中牛仔是我的好朋友,他像很多村內居民一樣,都是替牛奶公司打工。閒時到合作社喝杯奶茶已是他的最大享受,他說用新鮮牛奶沖出來的奶茶特別香、特別滑。牛仔經常在合作社緬懷過去,每次見到村外的人都會說起牛媽為了養活他們幾兄妹,不得不到牛棚的坑渠裏,撈起混雜了牛隻屎尿的榖糠、米糠,淘洗乾淨後給他們充飢,所以住在薄扶林村的人都有着堅忍的香港精神。薄扶林村是牛仔生於斯,長於斯,工於斯的地方,他的子女都在村內的牛奶職工子弟學校讀書,家人在屋後的菜園種植,自給自足,生活閒適而自在。薄扶林村的人口漸漸增多,山頭上可建屋的地方已所餘無幾,外面的馬路愈建愈高,差不多包圍整條村落,裏面就儼如一個小社區,有街市、士多、茶檔、理髮店、藥材舖、麻雀館,好不熱鬧。牛仔和我是火龍隊的中堅分子,每年中秋我們都會在村口協助村長在福利會內用禾草紮龍。正日當天,插滿線香的大龍會率先在村外舞動,小龍就會在村內穿梭,拜祭伯公塔及李靈仙姐塔,為村民祈福。

第三次穿越

  隨着火龍歸滄海,燈火暗滅,各家各戶盡興而歸。我望着面前的大瀑布,竟看到薄扶林村的未來——村民反對拆村重建、地產商入村霸地建屋、村民團結不賣地、保育小組成立、列入世界文物建築基金會歷史遺蹟監察名單、活化前牛奶公司高級職員宿舍、成立薄扶林村博物館……二百多年來,村內外變化萬千,可幸的是每個年代都有一班熱愛薄扶林村的人士為村內事務張羅籌措,力圖薄扶林村世世代代地延續下去。

  我一覺醒後,奮力從深坑爬上來,望着遠處的李靈仙姐塔,感覺自己多了一份使命:一個保存人類歷史的偉大任務。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