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靄儀〈最美的眼睛〉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每一寸肌膚,每一寸毛髮,都在替你觀察着。

  你總是能看得比我高,看得比我遠,但總是看得不夠深。凡是你想看的,你都能隨心所欲看到,而我卻只能成為這個角度的常客。「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我也渴望着你所視的!

薄扶林村——腳掌(鞋底)

  這是一片不好走的路,但村民卻從未厭倦,依然走着這一段滿載憶昔的道路。這段路崎嶇不平,走着的路除了石路還是石路,腳掌漸漸浮起一個個的小泡泡,相信沒有人會比我更懂這段路的模樣了。我總是看見同樣的顏色,這使我更懂得珍惜以往今來見過的所有顏色,而薄扶林村這裏的顏色更是讓我烙印於心,難以抹去。我看到在這段石路中,有不少是被人一步一步踏過而成的路段,有不少是被人反覆用汗水與力量親手鑿造而成的梯級,這裏見證着香港成長的歷史,留下了香港曾經的痕跡,更可說是香港的第二個家。

華富邨——頭頂

  我,也想看看更多的顏色,這一片天的顏色已經被我看透了。勉勉強強看到一點兒這裏華富邨的顏色。這個地方很不同,與平日封閉式高樓大廈實在差遠了,這裏只有一道道剛好及腰的圍欄,而每一所住室之間的間距十分緊密,就像家家都是認識許久的好朋友般。有機會的話,真想站在它的正下方,把它所有的樣貌都收入眼簾。

瀑布灣——手背

  我從未見過這一塊天的顏色,藍天,是一種怎樣的色彩?向前凝望,只夠看着瀑布垂流的樣子,一層層霧白的波濤由兩山之間的縫隙形成一條細長的直線,展示着自己獨一無二的斜角,就像在宣揚自己的威武,而兩山便成為守護你的武士。這,很美,但卻只是瞬剎的。當你開始正望此片美景時,我,只能掙扎地看向另一邊平平無奇的山石,但,這貌似有着另一番的美妙。每一塊石上,都有各個有大有小的凹陷和裂縫,想想看,這些恐怕就是經過水滴長年累月打磨成的吧,可惜的是我無法把身邊所有關於你的事物都看一遍罷了。

  真正的眼睛只有一對,但如能用心去感受身上每個不同的視錐,把真正的眼睛代入其中,以她們的視位觀察,相信一個全新的景象會使你發覺他們更多的美。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