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珊〈烏鴉與薄扶林村〉嶺南中學


  「啞、啞、啞」烏鴉的啼叫響徹整個薄扶林村,太陽慢慢從海平面升起,光明降臨在這村子。朝霞把整個薄扶林村染得金黃,烏鴉也不例外。牠在空中盤旋着,似乎想把整個村子據為己有,畢竟烏鴉喜歡閃閃發光的東西。在中國,烏鴉是不詳之物,但薄扶林的村民不以為然。因為薄扶林原名叫薄鳧林,對於「鳧」的解釋各有不同,有人說是野鴨,有人認為是某種鳥類,因此村民已把烏鴉當作一家人了。

  烏鴉世世代代居住在此,時代的變遷盡收於牠們的眼裏。由最初的原居民再後一些白皮膚藍眼睛來到村子裏發展。藍眼睛們帶來了一堆一堆的乳牛,那是烏鴉第一次認識來自遙遠彼方的朋友。藍眼睛為了經營「牛奶公司」在村裏起了各種各樣的建築,例如草廬。草廬是用石頭砌成的幾米高塔,用來儲存乳牛過冬的糧食。烏鴉最喜歡躲在草廬頂,去窺視那些抱着草堆由纜索從對面到村子的工人。淘氣的烏鴉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時跟隨他們一起坐上纜索,為自己的好朋友帶回過冬的糧食。終於有一天,藍眼睛把乳牛帶走,剩下的只有荒廢的草廬。纜索被拆除,草廬也慢慢被清拆,最後剩下的已滿佈青苔。村民知道這個草廬是烏鴉常常逗留的地方,便為牠們留下。

  踩上台階便到水井頭,從前在這裏,總能看到村民在這裏洗衣服;水源充足,世代村民賴以生存。聽着流水聲,嗅着泥土和花混合的氣味,微風拂面,從上俯視着一間間磚屋子——這是烏鴉最喜歡的地方。有一天,一堆施工工人在山裏開掘了一個巨型隧道,水井頭便驟然乾竭,從前的面貌不再。烏鴉懷念瀑布長流的相貌,便祈禱着天能下雨,畢竟只在雨水天才會從現水汽泱然的舊貌。

  順着石階下去,道路愈來愈狹窄,忽明忽暗,烏鴉十分不喜歡。牠曾在這裏被野貓襲擊過,每次與貓糾纏一番,剛順好的羽毛便被貓弄得亂糟糟的。牠小心翼翼地前進着,為的是與老朋友一聚。到了畢加索藍屋,這是他們聚集的老地方,烏鴉與狗們都很喜歡這家屋主的藝術創作。「汪、汪、汪,你最近好嗎?看你這慌張樣,是遇到貓了嗎?很快村民就有聚會了,一起去菜園地吃叉燒吧!」「好啊!叉燒!燒鵝!希望不要見到可恨的野貓就好了!咦!這次的碎片比上次的更好嘛!」狗每次與烏鴉聚會時都會為牠帶來一塊閃亮亮的東西,這是牠們的約定。

  說起聚會,烏鴉喜歡中秋的舞火龍。村子裏的村民齊心合力,製造火龍,鄰里處處人間情味。烏鴉又想起四月祭李靈仙姐,牠記得某天在李靈仙姐塔看見她,還和她搭話了!這如夢如幻的記憶,令牠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走到圍仔大街,牠向一賣肉檔的店主要了塊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想起以前牛奶公司發工資的日子,村外商販也會專程來大街擺賣,烏鴉最喜歡這些日子了!人潮湧湧,盈溢着熱鬧的氣息。

  不知不覺已到傍晚,就如從前到現在,一瞬間,時間靜悄悄地走過。烏鴉每逢這時便懷念起曾經從遠方到來的朋友、水井頭昔日的瀑布聲、大街的熱鬧景象……烏鴉不知以後村子會怎麼變化,牠喜歡着這個村子,在沒有光的照耀下也能閃閃發光的村子,一個值得永遠保存的寶物。牠所珍視的不僅是村子,而是一直陪伴牠的村民。烏鴉振翅高飛,消失在夕陽的餘暉下,只聽到悽美的嘶叫聲在村裏迴盪。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