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淇〈正常與瘋狂〉循道中學


  有人說,正常與瘋狂之間不過是一線之差;也有人說,正常與瘋狂之間是有着天淵之別。而我認為「正常」、「瘋狂」是並存的,只是取決於那個較容易被表達出來。

  「正常」是甚麼?從字面上的解釋就是:符合一般的情況、規律或習慣。這看上去似乎沒甚麼問題,但細想之下,又會讓人忍不住要提問「一般」的定義又是甚麼。而「瘋狂」,這個被稱為貶義的詞彙,一般的解釋是:形容一個人一種情緒的激昂程度,或是做出讓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而我對「瘋狂」的理解卻是一個人內心一種本來就存在的情緒或思想,只是我們卻選擇了把這種想法放在心裏,只是為了不受到排斥,不被人稱為「異類」,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中國明朝的徐渭也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是明朝的一位著名文學家、書畫家、軍事家和戲曲家,可謂多才多藝,面面俱全。他與解縉、楊縝並稱「明代三才子」。徐渭將書法技巧和筆法融於畫作,被人們認為是慷慨淋漓的蒼勁書法,創造了一幅又一幅驚世駭俗的水墨名畫,更有人不惜一擲千金,只為一幅名畫。

  好景不長,晚年的徐渭悲苦淒涼,因為擔心自己會受到政治迫害,以至發狂,並寫了一篇《自為墓志銘》,言辭激憤。從此之後徐渭的狂病反覆發作,使他已經自殺九次。一年後,徐渭的病又發作,因懷疑繼妻張氏不貞並將其殺死,因此被關入監牢。終年七十三歲的徐渭在窮苦潦倒中去世,為他坎坷的一生畫上了句號。

  從徐渭的生平中我們可以看到「正常」、「瘋狂」是並存的。早年的徐渭就如一般的書畫家一樣,用自己的才華創造出一幅幅名畫。但生性偏激的徐渭,在晚年時將自己「瘋狂」的一面表現了出來,他不但反覆選擇自殺,而且殺死了自己的妻子,最後被下在監獄裏。也許徐渭和他身邊的人甚至沒想像過他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

  「正常」與「瘋狂」就如一雙筷子,不會分開,也不能分開。它們潛藏我們內心深處,不會輕易表達出來。從另一個出發點來講,這兩者也如「天使」與「魔鬼」,指引我們的行為,或好或壞。它們針鋒相對,亦真亦假,孰對孰錯,但最後完全取決於我們如何抉擇,就像我們是選擇「正常」還是掩飾「瘋狂」。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