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冰〈正常與瘋狂〉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我站在仰景樓樓下遙望對面公路的車水馬龍。夕陽即將西下,落日的餘暈溫柔了這座鋼筋水泥的城市。我靜靜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瞬間覺得空氣被凝固,這一刻的美好我想保留得再久一點再久一點……

  隱沒在青葵公路和葵涌道以外,位處荔景山一帶的葵涌醫院杳無人煙。窗內和窗外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百無聊賴,一個趣意盎然;一個每天拘囿在小小的「囚室」過着千篇一律的生活,一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是正常與瘋狂的區別嗎?我不敢確定,思緒也漸漸混亂,猶如荔景山早晨五六點的迷霧一般如夢似幻。

  我慢慢彳亍在這葵涌醫院路,渴望尋找到這艱深晦澀的非命題答案。陽光透過樹葉星星點點的灑在地上,秋風一吹樹葉在風中搖擺,三兩片枯葉一不留神,在風中盤旋着,最後簌簌的飄落在地。這也許是那三兩片枯葉不屈於現狀,瘋狂的追逐着屬於自己的信仰。大樹底下的座椅上坐着三三兩兩白髮蒼蒼的老人,在陽光和清風的陪襯下,我感到了溫馨與舒適,也許只有在遠離繁華都市的荔景邨才能感受得到。日景樓街市是用鐵皮屋頂遮蓋而成的,店家們坐在店門口面對面閒適的聊着天,老貓慢慢徒步在坑坑洼窪的水泥路上,眼神慵懶惺忪的環視着周圍,它習慣了周遭的一切,循規蹈矩有如人們口中的正常。

  再走幾步路就聽到不遠處工廠大廈傳來震耳欲聾的機械碰撞聲……「嗡嗡嗡」「咚咚咚」,好像瞬間讓我回到了城市的喧囂,相比之下對面的中聖書院舊址靜靜地屹立在那,悄無聲息的像個守護者,遺世而獨立。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悵然若失的站着,記憶的大門霎那間打開,猶如電影一般倒退展開。那天晴空萬里,夏日的陽光如音符一樣燦爛的流動,濕澈了不同的嫵媚的憂傷。貨車司機李叔開着車平穩的行駛在公路上,突然,李叔一個緊急剎車,傳來了刺耳的輪胎與水泥路擦刮聲,而離車尾不遠的監控悄無聲息的記錄下這一幕。

  李叔神色慌張的跑下車,來到被烈日灑得滿臉通紅的大爺旁邊,惴惴不安的大聲喊道:「大爺醒醒,您沒事吧!」回應李叔的只有風從耳邊吹過颯颯的聲響,老大爺昏睡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李叔趕忙把李叔送往最近的醫院。病床上老大爺被插上了氧氣瓶,周圍的人對李叔指指點點。

  李叔焦急的解釋道:「人真不是我撞的,我看到他暈倒了,剎車是為了幫他。」

  有人說:「那你為甚麼要墊付高額的醫藥費?」

  這誤會合情合理,李叔啞口無言。之後得知,老大爺是孤寡老人,李叔四處奔波借錢,但善意的信仰有時候就是讓人如此孤獨。心懷善意的人總歸是有回報的,一位攝影愛好者無意中拍下了當天的那一幕,得知這件事之後便拿到醫院來。原來是老大爺自己暈倒在馬路上,而李叔緊急剎車真的是為了救老大爺。當所有人都認為李叔可以安心離開的時候,李叔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他打算繼續幫助老大爺直到他甦醒的那一天為止。

  李叔說:「救人和撞人就是兩碼事!」

  很多時候,我們堅持一件事情,並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效果,而是堅信這樣做是對的。李叔對於那份助人為樂的信仰瘋狂般的追求,讓我們懂得了雖然這個世界有時候很糟糕,但我們還是應該去相信點甚麼。瘋狂有時候就是突破社會規則、大眾想法去做一些天馬行空的事情,也正因為那些瘋狂成就了不平凡。正常與瘋狂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在生活中,瘋狂的事多了,正常會被誤認為是瘋狂,但那又有甚麼關係呢?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