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曼彤〈流浪九龍城〉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中學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遠方,回不去的地方竟是家。我沒有名字,沒有親人,在這個叫九龍城的地方,就一直的流浪。

  秋天的時候,這裏的天顯得特別高、特別藍、特別遠。那份純、那份淨、那份青,總是讓我的心特別特別的柔軟。幾絲白雲在天空幽幽的飄蕩着,我一直堅信白雲是天空最自在的孩子,它飄啊飄啊飄蕩在天空的懷抱裏,那麼輕、那麼柔、那麼安靜。我總愛在早晨裏的人群中穿梭,大街上熱鬧非凡。那琳瑯滿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那此起彼伏的叫賣聲,不絕於耳;那撲鼻而來的香味,令人垂涎三尺。路過一間魚檔,螃蟹,紅衫魚,海蝦……各式各樣。橙黃色的燈泡高高的掛着,把牠們照得鱗光閃閃,份外的新鮮。有些鮮活的魚蝦活蹦活跳的會濺得我一臉的水。我對牠們又愛又恨。這時,魚店的老闆,王阿姨走出來,笑嘻嘻的遞給我一塊魚肉。七年來,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就算颳風下雨,王阿姨也會在這裏等我來,然後給我一塊魚肉。她輕輕地摸摸我的頭,和藹可親的看着我,可是我卻說不出一句她能聽懂的謝謝。填飽了肚子,我悠閒的走在馬路邊,路邊有很多不同的店舖,賣鹹魚,賣新鮮雞,賣各種生活用品,賣衣服……有舊式的士多,也有近幾年新建的高樓大廈和各式不同的商場,而中間又站立着一棟棟風格相異的舊樓。舊樓外牆纏滿了凌亂的電線,電線以下是斑斑的剝落了的油漆,牆角養了一些青苔,是那些鮮明的廣告牌所無法照亮的。舊樓宇的窗,仍保留了傳統的四格窗,當中有幾戶人家打開了窗戶,可裏面依舊沒有亮起燈光。我知道這裏住了不少老人家,他們從沒有想過要離開這些舊大廈,即使它們早已失去了光輝,或許為的只是一份舊情、一份懷念、一份熟悉。我的主人,之前也是住在這裏,而那好像已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已經忘了她的容貌,卻無法忘懷她抱着我的感覺,坐在搖椅上,摸着我的頭,溫柔的說:「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活着。」

  九龍城,這個繁華又孤寂的地方,我還不想離開。我早已習慣在早晨的八點到王阿姨的店前等待她遞給我的那塊鮮美的魚肉,彷彿重新看見了主人。又習慣了早餐過後,就回到主人的樓下兜一圈。九龍城很大,很繁雜,卻每天譜寫着溫馨動人的小調,調子悠長悠長,穿越我、王阿姨、舊窗戶裏的人、街上的過客……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