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清洛〈九龍城老人〉協恩中學


  海味舖高掛着珍藏的天九翅和鯊魚骨,鹹魚的氣味隨着微風飄散在街道上。貓兒坐在街道上的中間,悠閒的清潔着自己的前肢。隔壁的菜檔傳來舊街坊的談話聲,閒談數句,言語中帶着歡笑。

  九龍城是一個並未完全發展的小區。在小店與小店中間,總是立着那麼一棟高聳入雲的竹節樓,像是硬要將舊城區的美好分隔。

  我不常來九龍城。小時候來,總是覺得為甚麼這裏的東西都那麼舊,那麼骯髒,我一點也不喜歡。

  但九龍城的舊,卻代表了它曾經走過光輝的歷史;它的骯髒,是它經歷了滄桑的證明。城市的發展使九龍城看起來是個貧困的叫化子,但為甚麼它會變得窮困潦倒?當歲月將它曾經的富裕都帶走,而周遭的人跟隨着時代往前的時候,那個守舊的老人,終於都淪為那貧窮的乞丐。乞丐偶爾望向天空,只有那立在市中心的啟德機場,才會讓他記起昨天的風光。

  但當機場被遷移,隨着飛機最後一次飛過九龍城低矮的天空,老人的記憶慢慢的淡去,小區的人情味,也漸漸地消失……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