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逸彤〈九龍城的當下〉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公益社中學


  昔日的九龍城總是給人一種陰森、冷冰的感覺,居住在這裏的人就像被困在牢獄裏,看不見天日。九十年代初,九龍城是一個「三不管」的地方,英、中、港政府都放大手不管,於是這裏就順理成章的成了一個罪犯的溫床,擾亂市民的生活。不同的瘟疫曾在這密集的「小城」裏橫行,令九龍城生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這就是我對九龍城的認識,或者想像。

  二○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藉着「讀寫我城」考察計劃,我第一次踏足九龍城。它給我的感覺與之前的認識與想像截然不同。建築物外牆那些一塊塊,形狀不一的大理石;一間間,種類不一的店舖;一幢幢,高低不一的大廈。這一切都與金融中心——香港,有點出入。

  微風輕輕吹拂,伴隨着我的腳步,踏進九龍仔公園。公園的外牆是由見證着九龍城歷史的大理石和混凝土所築成的。不同形狀和顏色的大理石,就像被遺忘了的歷史遺物,一般的路人是不會刻意留意的。用雙手觸摸一下大理石,可感受到每塊大理石的溫度、觸感也不一樣,而這正正就是令我好奇的地方,也許就是大理石經歷了多年的風雨洗滌,所以才形成今天的獨特面貌。

  走出公園外的九龍城街道,我們停停走走,聽着作家導賞員的講解,感受着我們身旁的人和事。有的小販在叫囂、有的人趕着乘搭交通工具、有的主婦在買菜。再看一看四周的環境,不同種類的店舖都聚在同一條小街上,有一些售賣鮮雞的攤檔、服裝店、水果舖等。風馬牛不相及的都可以成為鄰居,沒有競爭,只有和諧的共存,共存在於九龍城這個舊空間。

  我們與雞檔檔主「達哥」聊了一會,他親切的向我們講述了雞檔的運作,又分享了他經營生意的經歷。在外人看來,可能會以為我們是相熟的呢!這裏沒有催促,街上的店舖雖小,卻沒有用膳的時限,也沒有店員常常看着你,像是以眼神說:你們捨得走了沒有?風扇在轉,鐘在擺,時光的腳步卻像在遲疑。食客,店主像忘了時間的聊,胖墩墩的貓咪懶惰的在陽光下曬着肚皮。在這裏,我竟然從工作中看到了生活。

  我們繼續走在九龍城的街道上,兩旁夾雜新舊的住所和店舖,我在猜度它們的年齡。老實說,這畫面一點也不協調:滿佈鐵鏽的露台欄柵、明亮光潔的「屈臣氏」招牌、灰白矮小的唐樓與它的暗黑樓梯、新穎高大的建築與它亮麗的玻璃大門……然而,甚麼是協調?難道「地區」有它「應該」的 一個模樣?我們能左右他的保留或改建嗎?

  「世上的事,不論大小,都仍處在階段中,不論時間長短,都只是一個變化的階段。還沒有結果,仍未能定論。」——《Maya》(《瑪雅》) 我不知道九龍城是過去的好,還是今天的好,抑或將來的更好。有人喜舊厭新,有人貪新忘舊,於是城市就在各種的新新舊舊之間。對於我,則只知道世事都是一個變化的階段,每個當下都是一個過程,每個過程都有其價值。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