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睦晴〈樂遊〉聖安當女書院


樹蔭下的私家路,
金燦燦的陽光從樹隙透下來,
形成斑斕的光影,
照耀着魔鬼山的道路,
是好預兆。

陡峭的山坡,
茂密的樹林,
在這些背後,
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油塘,
導遊說最美的風景在山頂。

在路途中,
汗水已溢出不少,
不過,
很快就被風兒帶走,
那種涼爽的感覺,
是努力的證明。

山腰的廢置軍事設施,
荒涼,
找不到昔日的風光,
樹木在廢墟中拔地而起,
破舊的程度不堪入目。

空心的炮台像火山一般,
凹處像火山口,
歲月流逝,
已經不會噴出熾熱熔岩,
這座山永遠地沉睡。

前進,
山頂就在眼前,
強勢的風無法阻擋我們,
堅毅讓我們看見更好風景。

一望無際,
湛藍色的陽光下是片片魚鱗,
右邊,
柴灣,
左邊,
日出康城,
兩邊突出地是一雙手,
溫柔地擁抱着大魚,
大魚安穩地睡在懷裏,
但睡得不平靜,
打了好幾個呼嚕。

曾有多少士兵在此遙望,
來自遠方的船?
呯!呯!
敵船!
向我方發射多枚飛炮,
準備!起炮!
並不是每一發都一擊即中
落空的,
擊中的,
都不會發生,
現在是和平的時代。

一口口放步槍的洞口,
現今佈滿攀藤植物,
天花板被炸,
露出的鋼筋,
猶如十幾隻伸展的手指,
它不能夠觸摸,
戰爭未來,
和平是最好的未來。

走了好幾步樓梯,
到達山的頂端,
風很大,
連綿不斷的山巒,
向遠處微微俯視,
看見了,
無數墳墓,
密密麻麻地排列着,
是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

先人都沉睡,
墓碑,
代表後人對先人的思念和尊敬。
去世的人,
不要忘記他們,
我對自己默說。

失落的感情,
空虛感,
漸漸湧上心口,
旅程還未完結,
還有石礦場。

途中路過鯉魚門天后廟,
香味甚濃,
穿過廟後,
望向右邊的海的對面,
有紅色的燈塔,
似帳篷的白色建築物,
香港海防博物館,
如果從那裏望過來,
我在鮮紅色的天后廟旁。

困難在眼前,
旁邊屋村的犬,
恐怖,
猙獰,
向我們亂吠,
天台,地上,
小鳥都飛走了,
孤軍作戰,
幸好,
我們完全毋須害怕。

崎嶇不平的路,
大夥們互相協助,
一路走過來。
石礦場風超級強,
嘯嘯,
澎湃海浪拍打岩石,
寸步難行,
感覺快要被吹走,
旁邊的壁岩堅立不移。

愉快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與導遊組員合照一幅。
附近有很多金色狗尾草,
隨手摘了一小枚,
粗糙,
風依舊很大,
搖曳着,
金色的波浪,
閃爍着,
再見,
再見。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