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朗〈小蟹出逃〉聖類斯中學


  老闆用濕漉漉的手猛力一揪地抓起我,我急忙用手刺傷他。他大喝一聲「哎呀」連聲罵道「臭傢伙,刺傷我?去死吧!」他一鬆手,我便掉到地上去。我「七手八腳」地衝往出口,險些沒被人踏扁。

  忘了自我介紹,我沒有名字,但我的朋友都叫我「阿蟹」。七日前被老闆從海灣撈上岸,那裏真的不是人住的,應該說「不是蟹住的」。那裏經常有遊船經過,也有垃圾,令我們呼吸困難,我的朋友有的被遊船撞死,有的長期拉肚子,有的被垃圾卡住走不了,所以老闆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他給我的新居也好不了多少,簡直就是劏房——待劏的房,無奈只好背叛這個救命恩人。你別以為一隻蟹可以跑得多快,我在海中已鍛煉好身體,不然早已被垃圾和遊船害死,「降龍十八掌」也只是小菜一碟,更別說「凌波微步」了。哼,我不是好欺負的!

  終於闖出去了,一定要到處走走,可走到哪裏好呢? 啊,一於到海角吹吹風吧。從前我常到那裏度假,都是在海裏看上去,今天試試從岸上看下去,或許有另一番風景。到了!這裏就是人們所說的鯉魚門嗎?鯉魚大哥跑哪了?他可是這裏的守護神,怎麼不見了他?咦,那裏有座山,他是不是上山閉關打坐?等我上去看看。藍天白雲,海天一色,右邊有古蹟,可以稍事休息。左邊還有礦石場!對岸有那麼多棟高樓大廈,平時那麼高,現在就像螻蟻一樣,真是「大廈在我腳下」。就在這裏休息一下再上山吧。

  「哈,我找到你了!小蟹別逃!束手就擒吧!」「糟!老闆找到來了!」礦石場,攀石場,一字之差,就攀上去吧,其實「凡事差不多」也挺實在的,還是胡適說得對。我向左走,我向右走,攀到半路中途,一不小心鉗子鉗不住石頭,便往下墜。我急中生智,順勢用鉗子鉗着老闆的頭髮,大力一扯,老闆頓時昏了過去。匆忙中,我慌不擇路,誤打誤撞逃離村莊,走向石階,邁向衛奕信徑,去找鯉魚大哥。

  人呀,蟹呀,都一樣,我也不例外,逃亡起來,就不覺累,可以跟宋高宗和南明永曆帝來個逃亡馬拉松比賽,看誰奪標!不過一炷香的時間,我便到了魔鬼山腰,這時我全身都紅透,像是煮熟了一樣,幸好沒被人發現……「我沒蟹黃,別吃我呀!」

  我坐在亭子乘涼,真是樹大招風,我文學底子不好,用錯了成語別怪我。剛巧有一導賞員帶着一班學生經過,說魔鬼山的歷史說得手舞足蹈,學生們都聽得如痴如醉,我聽得興起便跟着走。我們到達第一站——山腰的一個炮台。類似枯井的那個位置,原是架炮台的,據說在當時是首屈一指的。突然有人說「大閘蟹呀!」,然後整團人圍着我,嚇得我落荒而逃。臨走前,聽到導賞員說上面有個碉堡,我心想鯉魚大哥應該在那裏吧。於是我便使勁往上闖,很快便抵達碉堡。那裏位置開揚,可飽覽不同角度。周邊牆不多,樹卻很多,樹連樹,就像城牆延長的綠化版,也有種世外桃源的感覺。從樹間看出去就是大海,敵人就是從那裏來。

  「看到敵船了,將軍!」,我幻想着以將軍的身份向蝦兵說。「知道了,瞄準敵船,準備——發炮!」呯!敵船被擊沉了!然後山腰的大炮也跟着發射。呯!呯!呯!又擊落了數艘!勝利在望之際,忽然,有隻秃鷹在上空盤旋,朝我的蟹蓋猛撃,轉身一看,原來是禿了髮的老闆怒氣沖沖地向我伸出魔爪……

  「小蟹別逃!」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