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文龍〈重遊舊地〉張振興伉儷書院


  事隔多年,再次遊覽,心情卻可以落差這麼大。在這本已憂鬱的秋天,魔鬼山更染上寂寞的色彩。可能是身旁少了那個人吧。重遊舊地,物是人非。憶起那段快樂的回憶,伴隨着永遠的懊悔。

  從山低緩緩地走上樓梯,他和我兒時在這裏你追我逐,比賽誰能最快上到山頂。壓下自己對他的掛念,繼續走着,那個避雨亭吸引了我的注意,當年我在追逐時受傷,你二話不說幫我包紮傷口。這全發生在這裏,可惜……

  不知不覺走到了山脊,在山脊上望左,廣闊維港帶有直插雲端的高樓大廈;望右,將軍澳、小西灣將我懷抱,在海平線上空無一物,遠方的山頭變得模模糊糊。山脊上落葉美不勝收,撲面而來的清風令人不禁閉上眼融入這片大自然。這片仙境似的美麗景色,一草一木皆散發柔和的氣息。頓時發現好像少了個人伴我欣賞,茫茫大海如明鏡一般,照出我所思,跟自己說「不要想吧」,離開這山脊。

  到了碉堡了,看到那迷宮般設計,相比多年前所見的更破舊。人們說「時間可以治癒任何傷痕」,不適用於我和這個碉堡,強忍傷痛後,只好碉堡中穿梭。碰見了那棵在路中心的樹,不高不矮,以前常常爬上去的。記起我們當時的身高只有地上數上來五六個磚頭高,真想回到從前。

  說罷,我按耐不住,拿起電話致電給昔日好友的電話,電話尚未接通我就開始說話:「你好,很久沒有見面了,近來好嗎?」回應我的只有冷冷的機械錄音。我照舊說:「我在舊地回想着我倆年輕自由時,我們可以見個面?我打了上千次電話給你,我很抱歉為我所做的所有事。你的電話永遠未能接通,我只想說聲對不起。」

  不知道他還否記得這裏?忘記是正常的,盡顯人性的醜陋。我很後悔,但看來你也不再在乎了。下山的路被樹包圍住,樹木大多都是凋零的,像你對我心灰意冷的表情,叫人心痛。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往事不能再來,機會錯失了便永遠逝去。我始終都未能釋懷,可能有日能彌補一切。可能……想到這,我嘆息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傷心地。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