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穎孜〈炮台山〉金文泰中學


  我向來對於香港早期歷史文化沒有太大的興趣、認識,更別說有任何的共鳴及好奇。身為一個廿一世紀的新世代,為何要回首前塵?既然事情已過去,為何要加以關心及探究?假若真的希望了解事件的由來歷史、容貌,按一下鍵盤,網上的資訊詳盡得可比一本百科全書。因此很多的歷史遺物,遺址,我都沒有參觀過。從我有獨立思考以來,我認為參觀這些歷史文物只是浪費時間,事不關己的事宜,這次我卻去了參觀香港的文學景點,遊走近鯉魚門道一帶的景點,更要爬上魔鬼山。

  我哭喪着面仰頭看一看山,看不見盡頭,只見到山頂被灰濛濛的雲層包圍着,一陣陣涼冰冰的寒風拍打着我的面,教我睜不開眼來。這一驕傲的人!借用冬天的寒風刺骨來看低我不能征服他這巨大的魔鬼,更頂着一頂灰濛濛大帽子,穿着一套碧綠的衣服卻有着一身斑駁的路,讓我預知前路將十分艱辛。我呸!你有何等的價值,值得我專程考察一個只需用十幾分鐘就知曉所有資料的地方,更需要浪費我的勞力和時間?我心裏或許抱着想證明自己理論的心態或者再帶有點不甘心的感受開始上山。

  「嗡~嗡嗡」我手又不耐煩地向後撥,另一隻手卻扠着腰,瞇起眼睛凝視前方,又是灰濛濛的一遍景象,我當時心一怔,就問老師:「還有多久才能看到景色?」老師笑了一笑,問道:「你知道魔鬼山名字的由來嗎?」我心想:「我沒有興趣知道;我倒十分想知道為何你要上這座山?」他平靜地說:「這座山的歷史背景是任重而道遠的,有着深厚歷史意義。清朝開始,已經一直存在至今,不幸地被海盜佔據,成為聚集罪惡的中心,很多人因為這樣而失去性命,因此附近的居民就將此山名為『魔鬼山』,後來由英軍佔領後,見那裏形勢險峻,就建立多個炮台在山上,那就是廣為人知的『炮台山』。」

  每一個香港的地方都代表着不同的意義,有些有着沉重歷史背景,訴說着不同的故人故事,學懂去欣賞故人為現今的建設和和平的付出,從來一切都得來不易。參觀不同的歷史文物,就好像見證着現今的一物一樹是從何而來,付出了甚麼代價,亦如同教誨自己亦教誨下一代要好好珍惜,亦要嘗試做得更好甚至改變現有一些未如理想的事,這樣才會令以後更加好。每一句句子彷彿轉入我的耳中,立刻我恍然大悟了:今天的行程並不是刻苦的。相反,我以為的事情卻遠不及網上教導的多,但可惜要用身心去感受的實踐經驗,我卻一直是一隻井底之蛙,但原來網路上仍有很多的東西我們無法可以得知、感受。網路圖片永遠只是一個規定的尺寸,真正的雄偉壯觀永遠要用眼眶攝下,真正文物的尺寸不能用數字去留下大小,背後的理論更加不能用文字能體會。此刻我終於放下手機,繼續向上走,原來灰濛濛的煙霞散去後,景色果然和網上的圖像有着截然不同的世界。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