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培欣〈記憶中的福來邨〉保祿六世書院


  我自小在福來邨長大,福來邨可以說是把我整個童年都填滿了。

  小時候,我有一個要好的朋友,我們每逢有空就會一起在福來邨那塊小小的空地玩耍。我們最喜歡玩的便是捉迷藏。每每我當找人的那位時,我總是找不到她。而每每她當找人那位的時候,我總是很快就被她找到了。

  「慧心!你為甚麼總找到我的!」有一次,她又找到了我,我便不忿地問。「我厲害啊!不過讓我算算啊……我都找到你二十多次了……對吧。」她語氣淡淡地朝我說。但我仍看到了她眸裏的那絲笑意。「哼,我們不玩這些了。不如去找人一起演話劇吧!」我提議道。「好啊。」她欣然答應。

  一會兒後,我們就把我們某幾個相熟的朋友找來了。

  「簡愛!」

  「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

  「灰姑娘!」

  在一片不同的聲音中,我們還是選擇了白雪公主。現在想起來是有點兒幼稚,可是當年我們玩得很高興,笑聲響徹雲霄,快樂就是我們在那時候唯一能感受到的。

  而記憶中我們所演的白雪公主,與原作沒有丁點相似的地方。我們只是憑着自己所想演的去演,我們甚至改成小矮人都被白雪公主帶進城堡裏住,天天吃好的,住好的,生活過得優哉悠哉。

  而因為我媽媽和慧心媽媽是好朋友,她能夠常常上來我的家玩耍。我們曾試過在我家玩捉迷藏,而那次也是我唯一一次找到慧心。這並不是因為我無故厲害了,只是慧心變「聰明」了。福來邨的每戶都是掛了很多衣服在窗戶那邊,而慧心就躲在了衣服後面。她還以為我會不知道,卻不記得躲在那裏的話,她的雙腳就露出來了。

  「我找到你了!」那時候,我因找到她而興奮不已。「才一次而已嘛,用得着那麼高興嗎?」她滿臉的不爽,明顯是因為被我找到了才不開心。「慧心……你生氣了?」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對。」她倒是很爽快地承認了。「那我請你吃糖果,你不要生氣了。」我跑去拿了一筒糖果,這筒糖果是我存了一個星期的錢買回來的,不過獨食難肥嘛,還是順道拿來道歉好了。當慧心一看到那筒糖果時,她的雙眼便禁不住發亮了。「我要吃!」她激動地喊。「嗯!我們一起吃!」我發自心底地笑了出來。

  「媽媽媽媽!」有一天,我無意地看到家裏掛着一塊鏡子,不禁心想:這塊鏡子能用的嗎?但為甚麼掛這麼高又沒有見媽媽爸爸用過呢?「怎麼了?」媽媽問。「那塊鏡子是甚麼來的?」我指着它說。「那叫做八卦鏡,是用來趕走一些不好的事情哦。」媽媽說。「真的嗎?」我問。「真的。」媽媽點頭。「那就是說不能用來照鏡子啊?」我側着頭問。「當然不能啦,傻瓜。」媽媽寵溺地揉着我的頭髮說。

  現在,我已搬離福來邨,但在那裏的一點一滴都已經深刻在我的腦海裏。不管是總找到我的好友慧心、曾和我一起演話劇的朋友還是温柔地照顧我的媽媽,全都揮之不去,抹之不走。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