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恬〈由石圍角到綠楊〉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


  熟悉的旋律響起了,多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可惜,不是每一個大雄都能擁有叮噹。時間帶走的,我們留不住。時間改變的,我們亦無能為力。「起立!」李老師看着我們,欲言又止,眼眶微微泛紅,「同學們再見。」他依舊惜字如金,可是我們都知道,這三年他對我們付出了多少汗水與愛。「李老師再見!」這句話從來沒有如此響亮過。也許別離,使我們這幾年的回憶更為深刻,未來的某天會有更美好的相遇。一句「再見」,包涵了多少笑與淚,又承載了多少揮別過去的不捨和步向未來的迷惑。懵懂稚嫩的我們,終於體會到時間的殘忍——這,是中學的最後一節課。

  由石圍角到綠楊的這段路,是我六年放學時的必經之路。然而現在,這條路不知還能走多少次……現在的我,竟這麼不想放學!然而我仍需向前走。面前這條狹窄的道路走過無數遍,左邊是一排老舊的店舖:麵包店、士多、文具店……在荃灣的市中心,你不可能見到它們的蹤跡。這麼多年來它們努力生存在這革舊維新的荃灣,屹立不倒。這些老舖外牆剝落,沒有華麗的裝修。門口擺滿了貨物,店裏的通道更是窄的不行,即便是兩個瘦子也很難並排前行。但是裏面總是擠着不少街坊和學生,樂此不疲地挑選着心頭好。在他人眼中,這些老舖是固執的老頭子,不肯接受新的流行事物,堅持老一套的做事方法。那些發展商最喜歡對這些老頭子「下手」,我便這樣看着不少老舖拉下鐵柵,過沒多久,就會迎來替代老頭子的年輕人。慶幸的是,石圍角這幾間老舖避開了發展商的魔爪,存活至今。我敬佩這些老街坊的執着和毅力,更喜歡這些老舖裏濃濃的人情味。這些老頭子會和你有說有笑,街坊間不時互相幫忙,生活過得很是清閒,根本不在乎賺了多少;不像那些公事公辦的年輕人,陪着笑臉向你極力討好推銷,卻未必是出自真心,渾渾噩噩忙碌了一整天就是希望多賺點錢。想到這,我不禁輕嘆一聲。也許不久的將來,這裏的老頭子也會被年輕人所取代,時間的漩渦終將會把他們捲走,想留也留不下來。

  我無奈地別開頭,繼續向前走。沒多久,原本清淨的耳根又一次被刺耳的噪音穿透。每次當我走到這條馬路旁,都會不由自主地輕皺眉頭。身旁的汽車匆匆呼嘯而過,這些龐然大物就像披着鐵皮的怪獸,不斷地嘶吼咆哮,輕鬆蓋過了行人們的交談聲。直到綠燈轉紅,他們才肯罷休。我走過馬路來到對面的街道,果不其然,迎接我的是區議員拉票宣傳的聲音。每次我都在這裏見到那條印着他大頭照的宣傳橫幅,心情不好時總會多看幾眼,只要看到他那被人惡搞畫花的臉,就能頓時讓我開心不少。那個區議員拿着喇叭不斷重複着自己的理念,沙啞的聲音裏充滿了熱情。旁邊的助手一直向行人派發傳單,其中一個助手走向我,她微笑着,眼裏是期待。我又心軟接下了。待我又向前走了幾步,就看見一個嬸嬸看都不看,將接到了才短短幾秒的傳單扔進了垃圾桶。我心裏突然很不是滋味。很多時候,我們都很厭惡街道上派傳單的人,他們擋住行人前進的道路,還硬塞些你不想要的傳單到你手裏,這一切都讓你討厭。可是仔細想想,他們也不過是打一份工而已。他們不想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間孤獨的站着,一站就是幾個、十幾個小時;他們不想厚着臉皮,忍受一樣的眼光,去做強人所難的事。他們身不由己。儘管這些傳單對我們而言未必有用,最後依舊逃不過被人丟棄的結局。但最起碼,我們應懂得尊重。

  我低頭將傳單折好放進袋子裏,一個孩子突然在我身旁歡快的跑過,發出銀鈴般清脆爽朗的笑聲,接着一個背着卡通書包的中年女士喘着氣緊緊追着。孩子停下來,回過頭看着自己的媽媽開心地傻笑着。那位中年女士嚴厲的斥責孩子,說他亂跑會摔倒,還會撞到其他人。孩子低頭認錯後沒多久,剛起的風便把媽媽的責備和自己的承諾一吹而散,他就像那斷線的風箏自由自在快樂地奔跑着。我看着他們打從心底地笑了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一刻風把枯黃的落葉吹到我的腳下,「哢嚓」一聲,我聽見生命被踐踏的聲音。那孩子終會長大,以後的他會否少了很多開懷大笑的機會?離開中學後,我是否也會像着落葉一樣,不再得到庇護,任憑這個殘酷的社會折磨踐踏?一切都是未知之數,只知道現在的我還沒有做好步入社會的準備。我站在行人天橋的樓梯前面深呼吸,然後踏步向前。過了這天橋,我便由石圍角來到了綠楊,由邊緣來到了市中心。

  我每次都會選近天后廟的這條小道去綠楊。因為這裏種滿了花草樹木,看得人舒服。草皮上幾隻小鳥在覓食,我總會放輕腳步,慢慢經過他們的身旁,生怕驚了他們。當然,留住我的是經常來這條小道散步的「居民」——幾隻流浪貓。住在附近的居民們幫他們取了名字,而且定時定候給他們送吃的,關係好得很,連我都有幸摸過他們幾次。只可惜,不知從何開始,我便很少再看到過他們的身影。每次在樹底下、草叢堆中找了半天也沒找着。只有一碗水偶爾放在石凳上,漸漸地,連水也不再出現過。我失望地向前,然後轉彎,便看見人群。綠楊是由住宅和商場構成的,再加上是地鐵站上蓋,這個中心地帶人多是自然的。但我最怕的便是人山人海。人們嘈吵的談話聲鋪天蓋地的向我湧來,一個不小心便會碰着旁邊的人,就算說對不起,對方也聽不見。因為人們要麼在趕路,要麼在聊天,要麼帶着耳機在聽音樂,你的對不起,跟不上他們的速度,進不去他們的時間。他們只會翻一翻白眼,繼續他們剛剛中斷的事情。人與人的距離有時便是這麼遠。進入商場,更是水洩不通,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擠出來,看到商店裏年輕的售貨員推銷了一輪最新的產品,得不到顧客的青睞,看得出來有些失望。想像得到將來我也會這樣:在職場上奮鬥努力卻得先吃無數苦頭,最後或許還會變得現實世故。不得不感嘆,從前這裏是個舊區,人們不富裕,但過的簡單,有難得的平靜。現在看似發展更好了,卻失去了從前該有的味道。更可笑的是,就在市中心這個擠滿了人的商場旁邊,正正坐落着人煙稀少的三棟屋,獨自享受着荃灣少有的幽靜。然而它也經不起時間變遷,從以前的圍村變成了現在的博物館,該有的外貌保存了,該有的人卻不在了。

  時間真的殘忍至極,將我這個羽翼未滿的小鳥推下山崖,將以前的荃灣改頭換面。這區改變了,這人卻不想變。奈何歲月是握不住的沙,從前的校園生活、從前的荃灣,我只能埋藏在心。由石圍角到綠楊的這段路,也許是我中學時光的結束,亦是我步入社會的開始。我們都是沒有叮噹的大雄,沒有時光機讓我們留住從前,卻在挫折中跌跌撞撞地成長。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