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君〈遊覧荃灣〉迦密愛禮信中學


  「沒有閱讀,我只是困在同一時空的囚犯……」不知道為甚麽我的耳邊響起這句話。可能是因為我身處荃灣公共圖書館,也可能是因為我常常看電視。雖然我喜愛閱讀,但我今天身在圖書館已有十小時了,所以我必須出外走走,否則我就會成為世上最年輕的植物人。

  我未曾去過福來邨,就藉着這次機會去去吧!

  背着露天劇場,左手邊是七層高的樓宇;右手邊是十五層高的樓宇,而第七層正有一戶裝修中。地下有些機構,例如:香港青年協會。那些住宅窗邊掛滿了衣物,一些更放了充滿大自然氣息的盆栽。而且並不能看見他們在屋子裏做甚麽。如果問我喜歡不喜歡,我會回答你,毫不喜歡。這是因為這樣實在太殘舊了,而且沒有升降機,上落都要走樓梯,背着那麼沉重的背包,就會累死。我決定離開這裏到商場走走。

  我很害怕過馬路,所以若果有天橋,我就會選擇走天橋。

  走在大河道天橋,從天橋向外觀看遠方,我的視線很高,能看見很遠的地方。我很喜歡這種的風景。不過,如果我是地面一間小店的老闆,我會很討厭架空天橋,因為它將人們引向商場。走向楊屋道途中經過禾笛街,一邊是小商戶,人與人之間親切密切;另一邊就是些連鎖大集團,人與人之間毫不親切,只像過門客。我會喜歡在小商戶那邊購物。

  荃新天地內,人海茫茫,一個兩個三個購物袋,就算只在商場外圍走過,也能得知。

  在天橋上,看見楊屋道運動場的遺址,我覺得很遺憾,而城市的發展「地盡其用」,發展商「購到盡」,吊車就是破壞。

  突然間,記起了我有一條褲子的扣子不見了,正好去鱟地坊小販市場。

  鱟地坊小販市場售賣衣物、襟章、背包、鞋、扣子、布、泳衣等等産品,還有改衣的商戶。通道很窄,只容許一人走過,令大家變得親切。

  要參觀荃灣的話,一定要參觀三棟屋博物館。三棟屋博物館會給你一種古舊的感覺,還會使人安靜下來。三棟屋是客家圍村,本來是陳姓族人住在這裏,他們以務農為業。三棟屋不同的房間有不同的用途,而祠堂是最重要的,用來供奉祖先靈位。

  現在已經走得超級累,相信我不會成為植物人,也是時候回家吃晚飯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