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英喬〈荃灣的變遷〉保祿六世書院


街市

  人來人往的街道,令我想起從前的荃灣。

  記得小時候,最喜歡跟隨公公到楊屋道街市買菜,然後回到我們的小窩屋吃飯,那是我最温暖的時光。市場內,都是喊價、殺價的聲音,賣魚、賣菜、賣水果的老板都融洽地聊天,並沒有隔閡……

  前幾天,公公被驗出已經是末期癌症,我一邊痛哭,一邊帶着年老體弱的他到楊屋道街市。「現在的街市都這麼安靜的嗎?」爺爺虛弱問道,「嗯……大家都不再聊天和殺價了……」我一邊說一邊吸着鼻涕。說着,這街市真的變了不少,安靜得比圖書館還要厲害;冷漠得比殯儀館還要可怕。這個街市,這個荃灣,這個世界,是在甚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大家都只喜歡低頭看手機,玩平板電腦,又有誰真的在意過親情呢?科技發達的同時,又有誰在意過人情冷暖呢?現今人類一直認為只要有科技就會成功,當整個社會只剩下科技和冷漠,又是不是大家所追求完美的未來呢?

  以往溫暖的楊屋道街市,剩下的就只有冷漠、冷淡了。

運動場

  「喂,黃英喬!你還記得那個運動場嗎?」

  「哪個?」

  「楊屋道。」

  不說還真的忘記了,小時候經常在那邊做運動呢。早幾年為了騰出多一個地方給政府,又好像把它拆了呢,社會總是在是剝奪我們的回憶。

  那片地,那些回憶,那些人……一直都藏在這個運動場,一直都在。這些年有很多人和事都變了,唯一的回憶都在。

回憶

  我自小在荃灣長大,對於荃灣真的很熟悉。

  對着荃灣,深刻的就是「荃灣天地」。

  小時候啊,特別喜歡在辦館買小吃,對於現在還真是個回憶呢。四歲左右吧,荃新天地就開始打地基了。

  六、七歲左右吧,大多數人都前往它去了,辦館就一直被人嫌棄,被人忘記。我也對它有點嫌棄,是「它」破壞了我的回憶。

  後來因為家中有點小事,離開了香港,到加拿大住了兩、三年。對着荃新天地,就是討厭的感覺。每逢回到荃灣,我都一定會去「中華辦館」,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辦館,那兒老闆人很好,但現在他已經是個老伯伯了,現在他通常都在家中休息,由他的女兒繼承。都變了……一切都變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