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丹妮〈走進荃灣的感受〉聖母無玷聖心書院


  陽光是來自天上的精靈,它們好於穿梭在花葉間,也喜歡呆在夕陽下,波光粼粼的湖面、海面上跳舞。有時它們雀躍地貼在孩子們歡笑的臉上,有時也在孩子們舔過的波板糖上閃閃發光。有時,當你眨一眨眼,它們就靜悄悄地溜進你的心。香港是一個繁華忙碌的城市,大多數是高聳入雲的樓房,和努力拼搏的人,閃耀着的陽光可穿不過這些鋼筋水泥,所以我的印象中,城市等於冷冰冰,冷冰冰等於冷血無情,而荃灣是一個與時俱進的地方,這次我們在這裏考察,它會跟我所認識的城市相同嗎?

  福來邨,這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屋邨,裏面最高的樓房也只有十六層左右,每戶人家挨得緊緊的,他們都把晾衣架放到窗外,我想是為了節省屋子內已經狹窄的空間吧!有幾戶人的窗子上種滿了花草,看上去真是充滿閒情逸致。還有的人家窗子上掛了四五條臘肉,令我感到十分親切。小時候,姥姥會製作臘魚,然後掛到窗上風乾,等到過年吃團圓飯的時候再煮香噴噴的臘魚、燉蘿蔔給小孩子吃。每當大年三十那晚,家裏紅紅火火,熱熱鬧鬧的,拜訪的客人絡繹不絕,大家就圍在大大的圓桌子上吃飯,滿滿一桌子熱氣騰騰的菜冒着白煙,我和表姐就調皮地跪在椅子上把氤氳的煙吹散,最後總是被姥姥懲罰不許吃臘魚,對於我們來說,這真的是道好吃到口齒留香的大菜啊!看着別人吃美味,自己卻只能吞口水的折磨,真的是很嚴厲的懲罰!現在我覺得吃甚麼都不重要了,重要的還是一大家人在一起吃飯的那種溫馨和溫暖吧。福來邨褪去了往日的光輝,現在冷冷清清的,可是這裏面發生過的溫暖幸福的事兒和濃濃的人情味兒,只要有人還記得,總是比高樓大廈空虛的外殼紮實許多。

  接着我們到了大河道天橋,從橋上望去,能看見層層疊疊的樓房,緩緩流動的人潮和來來往往的行車。遠處雋秀的青山早已被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招牌遮住了半邊臉。四周很吵雜,凌亂,李婉薇女士的聲音很輕易就被埋沒,我只能斷斷續續的聽到一點,她說這架天橋帶走了橋下小店的客人,雖然對於我們市民來講是方便快捷了許多,但是店舖的老闆卻為此失去了可以支撐下去的金錢。如果我是老闆,我肯定很憎恨這架橋。之後我們路過禾苗街,那裏的景觀十分奇特,因為左右兩邊的景色簡直天差地別,左手邊是平民的市井小巷,右手邊卻是貿易商場。於我個人而言,我還是比較喜歡熱鬧的街市,因為比起商場內和機械人般笑得燦爛的售貨推銷員來說,市井裏願意通情少賣幾塊錢的大叔阿嬸,真是熱心腸,真實得多。在那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才會更加親密一些,柔和一些。街市才是個有人情味的地方。

  我忘不了灰黑色的天映襯着的那片荒蕪,是楊屋道球場(荃灣運動場)。面目全非的運動場上挺立着四、五架巨大的機器,它們像是幾隻張牙舞爪的怪獸生吞活剝着已經滿目瘡痍的運動場,不留絲毫感情的將一切推向毀滅。這個運動場像被母親拋棄了的孩子,無助的蜷縮在寂靜的時光中淌着淚,沒有救贖……我不喜歡現在的運動場,它看上去令我很無奈,我不知道它的以後會如何,但是昔日學生們贏得比賽的歡笑聲和熱烈的鼓掌聲怕是再也聽不到了。儘管如此,當想起曾經在這裏的美好回憶時,那種沒法改變的,如暗海般將人吞沒的悲涼,似乎也好了許多。在一個發展迅速的城市,陳舊的事物遲早會被淘汰,然而它們的意義不在於是如何的長久存在過,而是我們記住了甚麼。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的三棟屋博物館,「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那是一片位於城市中的淨土,隱隱飄來的檀香似乎把我們從聒噪的城市帶到了寧靜的世外桃源。到了那兒,奇妙地,所有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心思也澄明了很多。我和同伴急不及待地想進去一探究竟,因為我們對古物都有一種莫名的激動。裏面四通八達,左右兩邊都有出路,挺寬敞的,裝潢也還算華麗。大門的正前方是一座祠堂,對於古時的人們來說,他們每天都要到祠堂拜祭祖先,有些儀式也會在祠堂裏舉行,因此它的地位是極重的。左右兩邊不同的展覽房裏有各種以前耕作的用器,還有不同的房間,像是廚房、吃酒房等。這個博物館展示客家人以前住的生活環境,一些當時的工藝品,還有客家人的日常用品,都十分有趣,這些古時耕種的展覽物令我的朋友想起了她在海南的老家,她跟我聊着她家鄉的屋子,就好像這裏一樣,我很喜歡,可惜現在都很少見了,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和她去一趟她老家。其實最感動我的不是博物館內的物品有多好看,多有意思,而是那種盤踞心底的踏實和安然就像一種可以抹去浮躁的永恆,再過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這裏都像現在一般,不會改變。

  這次考察,我獲益良多,不僅學會了細心觀察事物,更懂得了要對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關係和影響敏感。為釣不為魚,我會好好牢記那天的所做所得,今後更用心的將我所看到的世界記錄下來。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