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源〈需要和消存〉保良局姚連生中學


  這清爽的早晨,本是假期的第一天早上,在繁忙的學習後給予我們休息的時光,我邁向前往圖書館的道路,風在前方向我吹來,那一絲寒冷的感覺令我精神抖擻,使我更有力量來迎接即將到來的路程和抄寫要點。

  不久後,我到達了集合地點,環顧四周只發現一些晨運的老伯,並沒有與我年紀相近參加者的身影,我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走錯地點,但再次查看郵件內的地點照片,與四周並無差異,我只耐心等待着。時間慢慢過去,大家也陸陸續續地到來,很快我們就點齊人數,由領隊的帶領下走進了一間學校音樂室的地方,只是裏面並沒有任何樂器的蹤跡。

  來到這裏,講師與我們進行熱身活動後,便開始了今天的主要活動「文學散步」。首先,我們來到了一個名為福來邨的公共屋邨,我們來到了一個被四周建築物所包圍的小廣場上停留觀察。四周的高樓中,一間間房屋的窗口外,都掛滿了晾曬的衣物,而一些低處的窗,那些房屋的主人都在窗框做了一些遮掩措施,應該是為了阻擋一些向我們這樣的觀望者的「窺視」吧。小廣場旁邊的樓房高度不一,如果按照人來對比的話,那麼最高那棟是一個成年人,最矮的卻只是一個嬰兒的高度,而被夾在中間的我們就只有螞蟻般的大小啦!

  觀察完這個景點,我們來到一個生活中常見的景物——天橋,天橋是個十分方便的事物,有了它,人們就可以在天橋上直接走到自己的目的地,路途中幾乎沒有停頓,十分方便。講師的提問引起了我的思考:「對於地面上的路邊商家來說,天橋是不是一個好的事物呢?」這種日常生活常見的東西原來令老闆十分憂愁呢。以往沒有天橋的時候,經過商舖時還可能內進光顧;現在的人只會在天橋上趕路,又怎會停下腳步向下方望去呢?畢竟事事都會有好與壞的地方。

  之後我們來到下一個地方——荃新天地入口,這裏是個熱鬧地方,在前方就是街市,人山人海的賣菜的喧嘩聲,用着運輸推車的工人好心的提醒,街市十分熱鬧,只是我們沒有做太多的觀察就到了一個廢棄的運動場。

  這裏有着廣闊的土地,和大量的建築車輛,那些建築用途的車輛已經將這塊土地剷平,絲毫的運動場痕跡都沒有留下,使人難以相信這裏以前是一個運動場。

  接下來我們來到了「鱟地坊小販市場」,這裏有數以十間店舖,每店大小大約只有兩米乘兩米這麼大,大都販賣有關衣物的物品,例如針線或者腰帶這一類東西。這裏店舖雖然很多,真正被租用的應該只佔了三分之二,還有許多空置店面長門深鎖,或許是近年來人們都不常使用那針線,還有一些舊式的衣服,也許不久後整個小販市場都會被拆遷掉了吧。

  最後,我們來到了三棟屋博物館,這裏是上世紀的圍村,三棟屋內有着許多木頭製造的物品,但大多都是與糧食有關的工具。三棟屋內有着許多房間,講師說:「這麼多的房間中最重要的一定是祠堂了,因為對於舊時的人們來講,拜祭拜祖先是十分重要的,每逢初一十五,人們都會隆重地祭祖。」雖然現在人們也會拜祭祖先,但卻沒有以往的隆重,只有少數的人居住在祠堂附近,也只有這些人才會記得箇中儀式了吧。

  經過了漫長的路程,雖然很累,我卻學到了平時無法接觸的知識,也讓我明白了一些事物的存在與時代的需求息息相關,真是不枉此行。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