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嘉敏〈熟悉與陌生〉聖安當女書院


  在這風和日麗的日子,最適合就是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不知不覺間,我飛到了深水埗。

  遠處傳來一縷清香,隨着清香飛去,一幢純白的大樓在我視線中出現。這幢樓不高,只有三層,但它與周遭的風景格格不入。這幢大樓是甚麼?在我的記憶中並沒有這一幢瑰麗堂皇的大樓。當我在沉思的時候,弟弟向我飛來,告訴了我「真相」。我滿臉驚愕地看着這幢大樓。原來它是活化後的雷生春,在我的腦海中,雷生春就像鬼屋。那殘破不堪的雷生春搖身一變,變成如今這個模樣。弟弟對着瞠目結舌的我說:「深水埗還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走吧!我帶你去看看!」

  「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看到棚仔了」弟弟失望地說。棚仔這個地方滿載着大大小小的設計夢,小至設計系的學生,大至知名的時裝設計師都會來這裏買布。這裏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在這麼狹窄的環境,竟有接近一百檔布店在這裏。但這個地方面臨着遷拆的危機,它將會成為歷史,最後葬身歷史洪流,慢慢被世人遺忘。

  深水埗真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