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怡〈葉垂花落猶有夢〉保良局馬錦明夫人章馥仙中學


自然的凱旋鳴聲響起
隨柔情的風,搧動翅膀
來尋回我的歸屬
深水埗,你可還記得我這個孩子?

你的容貌和我記憶中不一
多了些新意,豐富了社區
卻少了些沉澱的醇醲

伴雲徜徉
一曙光芒閃現
水晶綻出彩虹

我順橋拜訪
葫蘆煙氤氳
一杯一杯濃啡烏黑
似深潭的毒,又若星夜般誘人
待守城的侍衛轉身,迅前偷嚐一口
苦澀肆虐口腔

回首
隨心奔馳悠颺的帷幔封上了透亮的水晶
化作美麗的牢籠
我不欲作籠中鳥

轉向
流淌的溫熱勾起我的食慾
狹窄小店 小吃紛陳
如己身
麻雀雖小 五臟俱全

一如既往
叼吃芝麻花生糖
對五彩糕點不屑一顧
略沙啞我笑語響起
糙沙撫過我的背羽

「挑食可長不大喔。」


我低首察看自己的體積
不經意瞥見
皺紋滿佈中的一彎銀輝
昔時的那個少年

前方
陌生帶熟悉的輪廓
本是朝氣蓬勃蓋雲天
現已不再意氣風發
低垂的枝椏 似在懺悔
未能守護故友的家

孜孜
你身上的紋身又變繁複了呢
過得還好嗎

棲身在疏落的枝條間
風起 零落的葉磨擦
捎來憶思 該歸誰
方知使你甘願折腰的
是追隨不上時光的淒寂

從前
我總愛徘徊於那奇妙的花園裏
悄悄叼走幾塊豔麗的花瓣
來裝飾我的家
顧看他們懊惱又無可奈何
總有種惡作劇得逞的得意。
而你每次都抖動枝葉
彷若大地撼動
責備我的淘氣

枯黃的殘葉徐徐飄落
渲染了一池感歎
是衰老的髮
還是不住的淚

原先溫暖的窩
今只剩一塊破碎的藍色花瓣

攜着最後的家當
尋找雛時的花園作慰藉
遠處看去
一塊又一塊鮮豔的色彩
啊 那個多麼美麗的花圃啊

飛近
褪色的補丁
毫無章節的拼湊原形畢露
天啊,好醜的花

方欲離時
卻見一列列簡樸真摯的字句
原來是
割捨自己而成就大體
情懷如此壯麗
我扭頭拔下一根羽毛
唔,好痛!
花圃中又添了褐色的小花

入內
熟悉的景致
泛起心中的漣漪
散落地面的碎布
織成另一片花海

遙望
前方久違的舊式唐樓
已然黯淡的樓宇
還刻印着舊時的標記
翻新的油漆
格外刺眼

時代
無色無形無聲的砒霜
侵蝕至全世界的角落
卻沾染不了
最純的願與夢
更抹不去韶華

形形色色的臉孔
散佈大街小巷
交織出的
是難忘的詩
抑或易斷的弦?

夢過
編寫不及歷程
等待不了結局
當季節輪替
我又得南翔

他日
我再度回飛
深水埗,你可還記得我
再夢一回 逝水年華
希冀祈盼

我在聽風的細語
你深植於根
我尚有蒼穹
予我流浪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