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雅詩〈真‧味道〉聖馬可中學


  深水埗地鐵站的主色是黑沉沉的,怪孤伶伶,容易令首次踏足深水埗的人有了先入為主的想法。其實不只是地鐵站的顏色給人錯覺,別人還說穿梭在深水埗的大街小巷,不知為何同樣擁有如此的感覺,好像整個深水涉都跟熱鬧扯不上任何關係。剛走出地鐵站,看着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的街道,聽着路人的談話聲、歡笑聲,我心中便開始懷疑這就是孤寂的感覺嗎?

  拋開一切心中所想,貪吃的我毫不猶豫開展了「掃街之旅」。來到一間家傳戶曉的甜品店,這店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別看它的店面只有丁點大,裏面卻售賣形形色色的甜品,有些更是無人不曉的,例如砵仔糕、茶果等香港街頭小食,難怪這麼多顧客慕名而來。看着面前這列長不見盡頭的隊,我心想店員一定忙得不可開交,臉上掛着的肯定是疲憊不堪、不耐煩的表情吧。排了一會,終於到我了。「小姐你好,請問你需要甚麼?」迎面以來的竟不是想像中的一副撲克臉,而是一個燦爛甜美的笑容。再看看旁邊其他店員,他們同樣忙碌地接待着人山人海的顧客,然而他們仍然笑容可掬,遇上難纏的顧客,都不厭其煩地一一解答。伴隨着一臉意想不到的錯愕,我隨便付錢買了一樣小食。

  第一口吃下砵仔榚,口感黏黏稠稠,有趣極了,咀嚼起來竟與平時的大相逕庭,但我卻說不出那種究竟是甚麼味道。可是我知道在這店裏我嚐到第二種味道——人情味,不是那些甚麼助人為樂的同理心,而是以禮相待,為香港人提供童年的回憶,更盡力讓來港旅客產生賓至如歸的感覺。看着每位顧客臉上帶着微笑,再看看手上的砵仔糕早已一掃而空,口腔內及心中的味道久久不能消散,使我情不自禁回頭再光顧。

  走走逛逛,我來到一個無人問津的小店舖,裏面售賣的是琳琅滿目的懷舊小食,例如笑口棗、崩沙等等。可惜步伐急促的香港社會,已經很少人還會留意這種尚未消失的「舊」。這些懷舊小食被林林總總的新款零食取而代之,香港人只會記得薯片、蝦條,卻忘記了這些一直存在的小食。看着無人光顧的店面,再看着店舖內忙碌的身影,我心裏不禁疑惑起來:沒人光顧時,店員到底忙些甚麼呢?只見他們把早已整齊排列的貨品,重新擺放妥當。我疑惑之際,老闆微笑解答了我的疑問:「年輕人,一時的生意慘淡並不代表一切,即使這些小食不再受歡迎,但不代表它們沒有價值,我深信總有人懂得欣賞!」我沉默着,心想究竟是甚麼讓他們如此堅守信念呢?我又付錢買下數樣小食。

  時間不早,是該回家了。再次回到地鐵站,凝望着黑色的背景,不禁回想起剛才遇到的種種情景,究竟深水埗是一成不變的黑色,抑或是色彩繽紛,等待我們逐一發掘呢?

  香港是個紙醉金迷、功利主義的社會,裏面一切都無可避免的不斷變更,昔日的小店大多變成現在林立的連鎖大商場,連深水埗這個舊區也不能倖免。然而不管香港怎麼變,居住在裏面的人是永遠都不會改變。即使面對着生意慘淡,深水埗人仍舊充滿不屈不撓的精神,堅信明天會更好。同樣他們不會恃着知名度甚高,而居功自傲,反而真誠對待每位光顧他們的顧客,盡心盡力為他們提供最優質的服務。他們不用步步為營,老是計算着別人,有時一聲問候、一個點頭,甚至一個微笑真的勝過千言萬語,可惜又有多少個在社會上打滾的都市人能夠做到呢?我卻在深水埗一一找到。我在深水埗嚐到一種特別的味道,一種令人難以忘懷的味道,不是孤寂的黑色,而是幸福的人情味。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