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佳榮〈消失鳥〉威靈頓教育機構張沛松紀念中學


  我是一隻消失鳥,居住在香港的消失鳥,見證香港歷史的消失鳥。但我是一隻永遠不會消失的消失鳥。

  我在二百多年前誤吃了有化學物質的蟲蟲,結果發現自己有不死的能力,所以我見證我的家「香港」的歷史變化。我喜歡寫下文章來記下自己看到的每一件事,不論好壞,也希望分享給其他人看。

  我居住在香港多年了,當然有喜歡的地方,這地方就是「深水埗」,全香港最好的地方。我喜歡深水埗,是因為這地方有濃濃的味道——人情味。就在五十個布販當中充斥着人情味,他們互相幫助,早已互相以家人對待,氣氛好不和諧、融洽。

  可惜這一份人情味已被人漸漸破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左右,這個大家庭因要興建地鐵被拆散了,從前五十人的大家庭已變剩下二十多人的小家庭了,也是我們說的「棚仔」。那份人情味也漸漸減少,我這隻小鳥也常聽說香港人很堅強,可能是這緣故,人情味不致減少很多。

  一年前的八月,這人情味可算是被徹底破壞:食環署告知牌主,「棚仔」將永久關閉,更說二○一六年(即今年!)六月必須騰空「棚仔」,計劃在二○二一年興建約二百個居屋單位。

  「棚仔」即將消失,像我的名字一樣「消失鳥」,我將不能夠再飛往鐵皮屋陣上停下歇息,更不能偷偷地看着人們買布,人們亦不能再在棚仔買布料了。這個地方只能像故事一樣被我記下,下一代只能默默看着這些故事憑空想像,這時消失的再不是那些棚仔和布料,而是那份慢慢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人情味。消失在這個地方,消失在人海當中,消失在人們的記憶。故事發展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消失鳥」。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Add a New Comment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