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子健〈尋找真正的元朗〉屯門天主教中學


  「各位同學拿一張工作紙回去,在考察期間可以自行填寫,那我們便開始了。首先……」我感到無趣地看着,看着這張雪白的工作紙印上很多烏黑的題目,像紋身似的。我心裏想着「真希望這次考察不要十分沉悶了,我可是對元朗十分感興趣呢。」

  經過許多時間的流逝,用盡了全部心機走過各種元朗特色景點。雖然已經遊歷了死寂的元朗舊墟、消失的元朗新墟、充滿寧靜的博愛醫院、充滿歷史的屏山文物徑,這些表面的印象令我依然對元朗十分陌生,連對它的印象都沒有。我歎了一口氣,望着這張已被密密麻麻的字句填滿的白紙。忽然我發現工作紙是雙面的,後面還有一條長問答。此時導師說︰「同學現在可以用剩下時間去完成頁後的問答。」「請訪問一位元朗居民對元朗的印象和感覺。」我們要訪問附近的元朗居民,完成整份的工作紙。我本身十分內向,一直都琢磨如何打開話題,浪費了許多時間,最後在時間的拘束,我邁出第一步,我低着頭向一位老伯伯請求訪問。害羞的我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說錯了,結巴地說出題目,接着我終於能正視老伯伯的外貌。他頭上長滿白髮,有着白色長鬍子,雙眉也是白色的。已經衰老的面孔上有着深淺不一的皺紋,但那熱情燦爛的笑容卻完全帶出熱情友善。當他聽完我的問題,他微笑地說︰「我也不知道答案的。」我頓時愕然充滿疑問。正想追問時,他用力握緊我的手並溫暖地說︰「孩子既然你我都不知道答案,不如一起回到過去尋找吧!」此時一道耀眼的光芒照射着我,我雙眼漸漸朦朧,聆聽到的聲音此起彼落。靈魂也好像離開了沉重的身軀,隨風而流亦隨風而去,這種感覺從未遇過。

  突然一陣刺痛從我幻想中醒來,我看見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地方,這裏空氣清新,滿地都是綠油油的草地和色彩繽紛的花朵,附近的建築物都是傳統的木屋,而不是平日看見的高樓大廈。天空是藍白色的,我彷彿來到一個世外桃源。老伯伯對我說着︰「現在你身處於我過去的歷史,當時元朗還沒有發展呢!」我看見前方有一個熱鬧的市場,四周都是吵鬧的叫賣聲,滿地都排列着貨品和雜物,我再向前看見牌匾「大橋墩墟」,這不就是元朗舊墟以前的名字嗎?老與現代的舊墟相差十分遠,現在舊墟早已失去昔日的熱鬧,成為一片死寂,只供人參觀歷史遺留物。老伯伯忽然又緊握我的手說着︰「下一個地方吧。」那種奇怪的感覺又來了……老伯伯帶我回到不同的過去,認識真正的元朗。

  當中元朗新墟和博愛醫院最令我驚奇,在現在消失無蹤的元朗新墟,在過去竟然是聲名遠播、無人不知的商店大街;現在的博愛醫院雖然十分寧靜,但在過去竟是一個充滿故事的地方,就是這樣我重新認識了元朗。漫長的旅程結束,我們回到現代的元朗,我看見手中拿着工作紙,我隨即回想當初的目的,再問老伯一次,他緩慢地說:「年輕人,記憶真好啊!但是你先跟我說你的答案吧!」我便回答:「以前的我對元朗的印象也許只有『陌生』兩字,現在的我對元朗印象就是充滿人情味,元朗不管到達哪個景況,當地居民都會熱情好客地對待他人,當遇上困難時都互相協助、共度難關,各種的歷史、建築物和成果都是他們同心合力的象徵。」老伯伯微笑地說着:「年輕人,你說得不錯,輪到我了。我則認為元朗是一個可憐的地方,從前的它有着各種的文化,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和濃厚的人情味,但現在的它因對抗不了時間巨輪的衝擊、時代的變遷,她早已完全失去原有的人與事,剩下的只有元朗虛殼,實質的早已完全消失了。」此時,老伯伯的眼眶流出一絲淚水。老伯伯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我用盡全力地追上但雙腿卻像被甚麼東西抽盡了力氣,動彈不得,彷彿被人用繩子綁上了。我只能默默地看着老伯伯的背影漸漸消逝,他離去了,就如薄霧般,一散而逝,沒有留下甚麼,也沒有帶走甚麼。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