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穎怡〈遊元朗〉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以前我沒甚麼去元朗,就算有,也只是購物而已。像是舊墟、當舖……我有甚麼可能去逛。

  元朗有間當舖,那裏剩下很少居民、對人充滿惡意,不停吠叫的棕毛犬、厚厚的塵埃。當舖已經日漸式微,現在可說是碩果僅存。我記得開當舖的都是有錢人,才能夠把當物所值得的給物主。黑心的當舖不會把當物的錢降低,因為他們會收到較少的利息。

  那間當舖已鎖上大門,無法窺見裏面。紅彤彤的大門、紅彤彤的柱子,頂部如紫禁城般有龍在張牙舞爪、複雜多變的花紋。爲了阻止別人偷竊,窗戶都加上柱子,令我不禁聯想起監獄。

  我離開這座「監獄」,走到一間客棧。

  客棧對面有地盤工人在工作,沙塵滾滾,感覺客棧逃不了拆遷的命運。我搗着嘴巴,忍受噪音與沙塵的攻擊,仔細打量客棧。

  客棧本來供給搬運工人住宿,暫時存放貨物。現在應該有人在居住,客棧門口掛上日用品。客棧門口銀色的,冷清清的,當時的熱鬧被沙塵蓋上了。

  我受不了那裏,只好離開這個客棧。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