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宇心〈守‧舊〉迦密唐賓南紀念中學


  「終於可以出院了!」「是啊!醫院的空氣終究比不上外面的清新!」「那可不是嘛,醫院裏淨是些刺鼻的消毒水味……」兩個大病初癒的婦人的一段對話傳入我耳中。恍然,一抬頭,我已站在博愛醫院的大門前。沿着小路往前走,映入眼簾的是兩旁鬱鬱蔥蔥的花草樹木,無不給這死氣沉沉的醫院帶來生氣。路盡頭,是一個早已被人遺忘的涼亭。涼亭旁矗立着一棵大榕樹,彎曲的樹幹、身上一圈又一圈的年輪,無不顯出它的年紀老邁。但它卻不失威嚴,昂然挺立。

  離開博愛醫院,緊隨着講員的步伐,終於抵達元朗舊墟。舊墟處處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穿過一條條安靜的小巷,便能發現古老的當舖──晉原押,還有那陳舊的客棧──同益棧……許多舊式建築物都隨着時代的轉變,被世人所遺忘,甚至被拆除,換上新的面孔……

  經過一條天橋,繼續往前走,不一會兒,就到了元朗新墟。新墟早已面目全非,煥然一新:當初的雜貨舖,沒了;古舊的食肆,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街現代化的建築。惟這熱鬧的街道卻與舊墟形成強烈的對比。

  離開新墟,開始一段西鐵的旅程,而目的地則是天水圍。

  下了西鐵,逕直走向聚星路,一幢翡翠綠瓦頂的中式建築物十分顯眼,走近一看,原來是屏山文物徑的聚星樓。雖然此刻的聚星樓不如從前那麼高聳入雲,但它依舊宏偉而風雅地矗立着,守護着屬於它的歷史、它的文化、它的價值。

  而屏山文物徑不僅有聚星樓,還有一個魚塘。魚塘裏的魚不怎麼活躍,也許是前來捕食的白鷺把它們給嚇壞了吧!沿着魚塘直走,就能看見一座朱紅色的建築物,門上「鄧氏宗祠」四個金赤大字,赫然醒目,門框和柱樑都雕刻着不同的花卉圖案,顯得格外富麗堂皇。

  「同學們,我們今天的元朗行程就此結束了,希望你們能夠從中受益,多作一些好的文章。」講員的話把我從思緒中帶回了現實,也為當天的行程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