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靜宜〈元朗舊墟〉李求恩紀念中學


  我姓鄧,曾經在元朗舊墟做生意。元朗舊稱圓蓢,但隨着舊墟的衰落,只能搬到元朗市中心經營雜貨店。很多人來到元朗,會到元朗舊墟遊覽。那裏保留了不少清代建築。

  到了村口,經過一棵大榕樹,走進凹凸不平的深街窄巷,你會看到不少低矮小房。一直向前走,偶然,你會聽到一陣令你心膽俱裂的狗吠聲,此時,你需要定住心神,抬頭挺胸,快步走前十多步。然後抬頭,望向右邊,那就會看見香港現存最古老的當舖——晉源押。從破落的外表仍能依稀看到當時的市集繁華的景象,屋頂上有着典雅精緻的雕花、有因防盜而設高小窗戶。門前的台階早已腐朽,長出草來,大門還設木柵,雖然不能進入觀看,但你仍能把手穿過,輕輕把門推開,從昏暗的門縫中能窺看到店內的高台和一些已褪色的壁畫木雕,雖然殘破不堪,仍能感受到那時濃厚的文藝氣息和當時社會人們的富裕。

  穿過晉源押旁一條僅能容一人通過的窄巷,多走數十步,就會發現同益棧。此乃香港唯一現存的清代客棧。隨着舊墟的衰落,它已變成住宅。樓高兩層的它是用青磚和花崗石所建成。與晉源押一樣,亦有因防盜而設高小窗戶,但窗前的鐵枝飽經歲月的折磨,早已鏽跡斑斑,彷彿在傾訴時間流逝之快。此外,正門上仍保留着同益棧的招牌,但舊照片中的木門早已變成鐵門,閉門謝絕參觀。陽光瀉在元朗舊墟的大街上,有幾束頑皮的光,灑落在同益棧的鐵門上,刺得人眼睛發痛。回想起從前同益棧在墟期時的狀況,雖然不能與古裝劇中的客棧媲美,但也算得上門庭若市。看到現在眼前這副無人問津,衰落的景象,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惆悵。

  有人問,為何元朗舊墟不叫元朗墟,喚作「舊」墟?那必定有新墟吧?那新墟在哪兒呢?新墟就在我腳下,現在繁盛的元朗市中心。新墟的建立是因當年舊墟的生意被我家族壟斷,外姓村民做各項生意均要納租,也因為交通不便鄉人,一眾外族人便合資興建新墟。後來政府開發元朗,於是將五合街近二百間的商店全部清拆,改建為現在的高樓大廈。

  對比現在元朗市中心的高樓,商戶林立 ,舊時風光一時的舊墟客棧、當舖,如今就像達智說的:「那時舊時富戶居所,今天卻空置如鬼屋了,或許後人變賣了……」。香港發展的同時,卻遺忘了過去,如果不妥善保存這些歷史建築,終有一天新的東西,都會成為一堆殘垣敗瓦。

  此時,新不再是新,舊也不再舊。圓蓢固然不是元朗,元朗也不復存在。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