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悅〈元朗的醫院〉中華基金中學


  忽然,傳來一陣臭不可擋的氣味,伴隨着幾聲「轟隆隆」的鑼鼓喧天。再走過行人隧道,便能看到一所在元朗區市區內顯得格格不入的新大樓。

  在清脆的百鳥鳴春和枝繁葉茂的樹木熱烈的歡迎下,鬧哄哄的大夥兒來到了標誌着元朗的地標——博愛醫院。

  在那元朗區摩登式的建築,落地玻璃窗戶的設計,以及在旁大樹和綠草的茂盛,令我們每一個都嘆為觀止。

  我們走到由齊整的階磚組成的小路,步入一個毫不起眼的醫院大樓後的位置,在一個顯得格外古色古香的小亭內停留。途中圍在四周的老榕樹下垂,它們的樹根和枝葉不斷「沙沙」的搖曳,彷彿正款待着投入他們懷抱的我們。

  驀然,我發現了在旁一直默默地守護着的小樓。原來那淡紅,帶點粉肉色的五層小樓,正是博愛醫院從前的主樓,亦是現在的護老療養院。

  兩位白髮滄桑的老伯伯正在門前旁的深褐色木搖椅上,寫意地喝喝涼茶,愜意地搖搖手中的芭蕉扇。他們有說有笑的,不知在談論甚麼,只知道他們連在面前鬧嚷嚷的大夥兒也無所容心。

  我目不轉睛地凝視着他倆,令我幻想起自己置身於六、七十年代的博愛醫院。

  那時候博愛醫院比小藥箱還要小,只有簡單的用品:幾張破鐵床、藥水膠布、紗布、探熱針……與簡陋的戰地醫院無異。

  想到這時——久經歲月的舊大樓,以及新簇簇的主樓……這不是代表香港時代的變遷嗎?

  八、九十年代起,香港人口不斷增加,伴隨着,基本社會衛生設備與設施也逐漸供不應求。由於需求與日俱增,新界區的基層醫療設施更相對落後,政府最終籌劃及建成了先進的新大樓,從此在新界區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小妹妹!」一把沙啞而低沉的聲音,令我返回到現實——原來伯伯早已看到我……而我的同伴們,也早已走得很遠很遠……我孤獨站着,猶如站在進退兩難的懸崖峭壁上,不知所措、臉紅心跳,最終萬般無奈的跑到萬丈遠。

  唉,真是啼笑皆非。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