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浩〈元朗神秘面紗〉中華基督教會基元中學


  天后寶誕前一晚,有名記者來到我居住的「瓦窰頭村」作訪問。我看見他屢次遭人拒絕,於是我走到他的面前,答應做訪問。

  我帶他到吾村最大最古老的大榕樹下,吿訴他這棵百年老榕樹以及天后廟的故事:「這棵樹和天后廟在明朝中葉已經出現了。昔日元朗河由上游的南坑流入后海灣,中段為高原地帶,當中矗立一棵大樹,大樹四周都是沼澤,西面是『蛋家灣』,東面則稱為『蛋家埔』,附近漁民把船停泊在河邊,並於大樹下休息。其後漁民更在這裏修建一座天后廟,祈求風調雨順、作業平安。沿河聚居的村民日漸增加,多條鄉村先後成立,主要租用相鄰宗族的田地耕種,並結成鄉約,守望相助,『十八鄉』也就逐漸成形,由於是雜姓佃農村落,沒有統一的宗族祠堂,惟有合力擴建在大樹下的天后廟,將其由漁民的廟宇(天后廟的用途是用以祈求風調雨順,保出海捕魚的漁民平安)變成農民的廟宇,為十八鄉居民參拜天后的聖地,亦是當地居民凝聚團結的象徵。……」他專心地摘錄筆記,面上沒半點表情。

  但當我說到:「清朝乾隆末年,鄧氏以藩司(主管一省民政與財務的官員)頒發供輸租用的倉斗破爛為理由,於是要改用以前舊斗量來收租穀,十八鄉佃農認為加大米斗不公而連續兩年拒付租穀。之後,鄧氏攜同僕人前來追討,更強行牽走我們的牛豬作賠償,於是演變成衝突。更有村民因而死亡。後來透過報官還村民一個公道。十八鄉佃農明白到聯合起來,是有實力抗衡地主的壓迫,在此以後村民不斷強化對天后娘娘的崇拜,作為十八鄉一個整體的信仰中心。」就在此時,那記者忽然嚎哭。一問之下原來他被十八鄉村民那份團結一致的精神所感動,他會在新一個專欄介紹這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昨日跟鄧氏衝突,今日團結的十八鄉,真是神奇呢!

Facebook


評論與回應

本站聲明
1.本網站保留刊登或刪節留言的權利,並有權在不作通知的情況下刪除討論區上的任何內容。
2.公眾用戶在本網站的留言均為留言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

新增一則回應
© 2013-2015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